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17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鼠苑】鼠

【No.6】鼠 「老鼠……我想活著。」 「老鼠……我想知道你的事情。」 「因為你,你吸引著我。」 老鼠。老鼠。 那個男人為你取的名子是如此汙穢,在他的嘴裡卻宛如稀世珍寶。 你看著躺在床上的白髮少年,他所說的每一句話依然歷歷在目,不論是四天前的一顰一笑,抑或是四年前的一舉一動,你都記得一清二楚。 輕輕撥開對方柔順光澤的美麗白髮,你凝視著在睡夢中顯得毫無防備的白皙臉龐。 天真爛漫又愚蠢無知。 你心想。 指尖輕撫上纏繞著紅色疤痕的頸項──宛如一條猙獰的紅蛇攀爬著──纖細到感覺上只要你一用力就可以將它捏個粉碎。 如此脆弱又如此堅強。 充滿矛盾的一個人。 突然,對方緩緩動了一下。 你宛如觸電般的將手收回,灰色的眼眸警戒的盯著床上的人,確認沒有任何要醒來的跡象才又慢慢放鬆。 你忍不住想:要是對方還醒著,一定會用他天真無知的口吻、笑著說:「老鼠,你太緊張了啦!」 「不,是你太沒有防備心了好嗎?」 到時候自己一定會這樣吐槽對方。 你沒有注意到自己悄悄勾起來的嘴角,即使只有那一剎那。 在這種地方生存,任何人,就算與自己再親近、再要好、天天和自己相處,依然可能成為敵人。 你時常如此提醒自己。 「唔……老鼠……別走……」 一聲夢囈打斷你的思考。 床上的人兒眉頭緊皺,一隻手在空中揮舞,似乎想抓住什麼、抓住誰。 你彷彿又看到在不久之前對方面臨生死關頭時痛苦的掙扎、痛苦的吶喊,一度想放棄生命的絕望。 當時自己的心情是什麼? 你不禁懷疑。 是痛苦、是驚懼、是擔憂、是害怕、是難過、是著急。 各種感覺綜合在一起,最後成為了憤怒。 憤怒自己為什麼沒有注意到對方的異狀。 憤怒自己辛苦救出來的人居然要死在自已眼前。 憤怒自己在對方的時候沒有辦法分擔他的痛苦。 憤怒自己竟然出現最軟弱最無用的情緒──無助感。 你握住少年在半空中揮舞的手。 「……我在這裡,永遠不會離開,永遠。」 低聲的呢喃輕細的似乎能隨時隨風飄散,你自己也不曉得是對少年的應許或是純粹的安慰。 床上的人兒漸漸放鬆,緊皺的眉頭也慢慢鬆開,但是握住你的那隻手卻握的愈發愈緊,溫熱的體溫透過掌心傳入心臟,熱得發疼。 是什麼時候沒有這個人自己就覺得痛苦? 是什麼時候讓這個人駐進自己的心中? 是對方脫口說出:「老鼠,我想知道你的事情。」的那一刻,還是四年前他推開窗戶的那一剎那也推開自己的心房? 你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等於危險。 你卻甘願背負這個危險性。 嘆息悄悄的溜出微啟的雙唇。 從不真心嘆息。 這是老婆婆臨死前留給自己的忠告。 然而為了這個人,自己到底違背幾條了? 你俯身。 輕柔的吻落在白髮少年的額上。 「紫苑,我愛你……也恨你。」 這是你說過最露骨的話。 生長在陽光下的紫苑花,永遠不屬於生活在黑暗中的老鼠。 你握著他的手趴在他的身側,闔上了銳利的灰色眼眸,你並沒有把含在嘴裡的下一句話吐出…… 「……但欠你的人情,我用守護你的一生來償還。」 【後記】 打這篇文的時候我真的有種感覺,我被老鼠附身了。 雖然說是過於溫柔的老鼠啦(不要自我辯白 我彷彿看的到、感覺的到那位白髮少年躺在自己的身側,胸膛靜靜的起伏著。 憎恨、厭惡和到自己全然相反的東西,卻無法離開他的身旁。 宛如長久行走於黑暗中,在看到陽光的那一剎那你會反射性的閉上眼。 不接受。 抵抗。 會想退回黑暗,下意識的避開那閃耀到刺眼的陽光,但是又渴望走出去。 著魔似的拿起鉛筆抄起衛生紙就開始寫,也不知道我是被雷劈還是突然腦抽。 看著衛生紙上的模糊醜陋字跡,將寫下的文字敲入文件,這還是我頭一遭。 老鼠是毒。 我想我大概知道為什麼紫苑離不開他了。 老鼠是癮。 我嘗試理解他那雙灰色眼眸想說的東西。 《馬克白》:人生只是個走影,可憐的演員。 我是個不遵守欣賞規則的觀眾,忘想著爬上舞台。 用書中的句子為我這篇絲毫沒有同人氣息的文章下個結論。 這是篇荒唐故事,是白癡講的,充滿了喧囂的吵鬧,沒有一點兒意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