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7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鼠苑】七夕賀文(?)

正文↓↓


 「陛下,準備就寢吧!小的已經將所有事情都準備好了。」

 打開浴室門,迎接紫苑的就是一雙明亮的灰色眼眸和擁有嬌魅笑容的容顏。

 即使在只有昏黃油燈照耀下的室內,那雙閃耀著光芒的灰色眼眸宛如破曉前的天空,堅定的、明亮的、充滿自信的。

 視線似凝固在老鼠的臉上,紫苑知道自己現在一定是一臉著迷的望著老鼠的臉

,但是他卻沒有辦法移開視線。

 魅力。

 專屬老鼠的魅力,比站在舞台上、打著聚光燈還要顯眼的魅力。

 為了腦子裡充滿三流詩人才會有的想法,紫苑感到兩頰發燙。

 他知道老鼠一定有發現他的表情,可是對方從頭到尾只是用他那雙明亮的灰色眼褚望著他,彷彿在譏笑著「你在想什麼我全部知道喔!」

 和老鼠生活了一陣子,紫苑知道老鼠擁有非常非常多種的笑容。

 不論是舞台上專屬的假笑、譏諷人的嘲笑、不削的冷笑,都是屬於老鼠笑容的一部份,但是像現在這樣既像假笑、又像是真心笑出來的表情,紫苑還是第一次看到。

 老鼠今天心情非常好,可以說是好過頭了。

 但是不曉得為什麼,紫苑卻覺得有一股不協調感從老鼠身上傳來。

 「陛下?」微帶笑意又有點諷刺味的詢問隨著腳步聲靠近,頭上一涼,原先蓋著溼漉漉頭髮的毛巾被人拿了起來,「這樣可不行喔!會感冒的。」

 白髮隔著毛巾被人輕輕搓動,水滴順著髮絲滑了下來,滴落在白髮少年的暗紅色雙眸下,然而那雙眼卻像是受到什麼驚嚇,只是睜著、眨也不眨。

 除了毛巾摩擦頭髮的沙沙聲響,安靜的室內只剩下風輕刮著窗戶的聲音。

 不對,還有什麼旋律。

 紫苑在震驚之餘,聽到了小小的聲音傳進自己的耳朵。

 歌聲,是歌聲。

 老鼠在哼歌,即使輕柔的彷彿風一吹就可以帶走,他還是聽到了。

 夢幻的、柔美的,好似能勾走人的魂魄,撩撥著自己的心。

 老鼠今天真的不太對勁。

 在笑容的背後一定還隱藏著什麼。

 紫苑忍不住這樣想,光是幫自己擦頭髮這件事就已經夠讓他驚訝的了,沒想到老鼠竟然主動開口唱歌,就算只是哼歌也是非常罕見的。

 「……老鼠。」

 「嗯?」歌聲稍稍中斷了一下。

 「你……還好嗎?」

 投起頭對上老鼠的視線,紫苑微歪著頭、水滴恰好滑落他的臉頰,留下一道清澈宛如淚痕的水痕。

 「很好啊,今天難得吃了起司加麵包,又從借狗人那裡拿了你的薪水。」

 漫不經心的回應著,修長的手指撫上紫苑的臉頰,帶著薄繭的指腹擦過白髮少年的臉頰、抹去那道水痕。

 不對。

 老鼠在說謊。

 紫苑的直覺這麼告訴他。

 「發生什麼事了嗎?」

 即使知道問出來很可能會被罵,紫苑還是忍不住開口詢問,一雙澄清的暗紅色眼褚毫無心機的看向正在替他擦頭髮的人。

 灰色的雙眼這次終於「真正的」望向他、望進他的眼裡。

 「……好奇寶寶會受人討厭喔、親愛的陛下。」

 老鼠撤掉了原先臉上的笑容,掛上了討人厭的假笑。

 紫苑突然理解那種不協調感從哪裡傳來的──是距離,老鼠從剛剛就用笑容隔開他們的距離,畫出一道不易辨別的鴻溝。

 一股說不上來的鬱悶油然而生。

 老鼠從來不和他說自己的事情,有關老鼠的事情紫苑幾乎都是從別人那裡打聽過來的,老鼠在哪裡工作、老鼠會唱歌、老鼠原先不是西區的人,沒有一件是老鼠主動告訴紫苑的。

 雖然老鼠嘴上總是掛著「想知道事情就靠自己去找」,但是紫苑卻不能完全明白,明明是住在一起的兩人、明明是都曾經拯救過對方、將對方從深淵拉出來的人,不是嗎?

 紫苑低下頭,第一次閃開老鼠主動的親近。

 灰色眼眸稍微動搖了一下,略帶訝異的望著低著頭的白髮少年。

 「我去睡了。」

 帶著賭氣感的聲音悶悶的,老鼠似乎可以看到低著頭的少年抿著下唇、暗紅色眼珠亂瞟的畫面。

 是的,他很清楚少年為了什麼而生氣,他一直都知道這個擁有白色光澤髮絲的好奇寶寶最想要知道什麼。

 但是不行。

 紫苑是紫苑,他是他,兩個是不同的個體,本就不該有任何的瓜葛,一旦有了牽掛,將一輩子再也解不開……

 進監獄,不是玩笑;透過真人狩獵進監獄,更是將性命賭上去的賭博。

 他要活下來,他也要紫苑活下來,所以兩人更是不能有更多的交集。

 他知道那種痛苦,當一個人毫無選擇餘地、被迫面對世界的真實面貌時的痛苦,沉重的可以壓垮一個人,如果紫苑將要面對這樣的現實,當他再回頭來看他時會帶著什麼樣的表情……?

 不能去想。

 老鼠抿緊嘴唇,不讓嘆息溜出口。

 只剩下幾天了,這樣子平靜的生活只剩下幾天了。

 頭一次,那雙向來堅忍不拔的眼眸迷茫了,帶了點不確定望著孤獨躺在床上的人的背影。

 他不能否認,自己是真的想要把少年綁在這裡,當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老鼠坐上了狹窄的單人床舖,灰色眼眸閃了閃,用指尖勾起少年的一搓白髮把玩著。

 即使失去了顏色卻依然潤澤,銀白色反而更替那髮絲添增了幾分艷麗感。

 那顏色是如此潔白、高貴的宛如天使,然而他將要看著自己親手撕下天使的翅膀、把他丟入地獄的滾水裡。

 原來自己已經沒辦法做個好演員了嗎?竟然連個天然呆都可以看穿他的心情。

 老鼠忍不住嘲諷了一下自己。

 「……老鼠,你還是睡吧?」悶悶的聲音從背著他的人那裡傳來。

 「睡不著。」

 話是這樣說,老鼠卻還是躺上了紫苑身旁的空位,灰色的眼眸望著天花板,剛才出現的煩躁被押入心底深處,隱沒在灰色眼瞳中。

 「老鼠……你該不會在煩惱監獄的事情吧?不會有問題的啦!」

 天真的語氣,天真的口吻。

 你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你將要看到的是什麼樣的景象!不知道那裡是一個多麼殘酷的世界!

 老鼠感覺到內心有一部分在咆哮。

 身上一重,老鼠渾身一顫。

 白髮少年壓在他身上,暗紅色的眼眸專注的看著他。

 自己毫無知覺。

 心臟用力收縮著,老鼠瞠大雙眼,感到深深的恐懼──對於自己竟然完全沒有發現紫苑移動的恐懼。

 就如同那時一樣,當時紫苑的手也是這樣、毫無察覺的悄然來到他的頸邊。

 「我不會離開你。」誓言般的句子落在老鼠的胸口,「沒有你,我活不下去,所以我絕對不會離開你。」

 紫苑打從內心的吐出愛意般的言語。

 可以相信嗎?可以嗎?

 身上人的體溫是如此溫暖,迷惑了老鼠的心智。

 「……晚安吻。」

 「什麼?」呆呆的回答,不解情調。

 嘆息聲。

 「或許給我一個晚安吻……我就睡的著吧?」

 可以吧?可以相信自己睡的著嗎?可以相信少年所說的話嗎?可以相信奇蹟嗎?

 親柔的吻落在老鼠的唇上,青澀的、溫熱的。

 難為情嗎?絕對是的。

 紫苑大概覺得這大概是他這生中做過最逾舉的舉動,原本好不容易冷卻的臉頰又有如火燒般燙了起來。

 難為情嗎?答案是肯定的。

 老鼠閉上雙眼,放縱自己擁抱屬於人類的溫暖,宛如回到四年前的那一天。

 

 「人類……真的很溫暖。」




 【五行後記】
因為作者太懶所以不想打後記
爛尾勿找作者理論
想打作者請排隊(不
該講的都在前言講完了
以上☆ (被揍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