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17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瓶邪】太陽

 
 那是一個秋日的午後。

 你坐倚著樹幹,享受片刻的寧靜。

 但寧靜總是不長久。

 「大哥哥、大哥哥!」

 似乎有誰扯著自己的衣角。

 「睡在這裡會感冒的。」

 你張開眼,今天秋日的陽光異常刺眼,瞇起雙眸,逆著光、你只能看到一個嬌小的人影站在你面前。

 人影一動,不知是有意無意、剛好擋住了刺眼的陽光。

 印入眼簾是一張粉嫩的臉蛋,配上一雙黑不溜丟、宛如小狗般的大眼。

 小男孩抱著書,一看見你睜眼望著他,便有些害羞地笑咧了嘴。

 「文錦阿姨要我來叫你回去的。」小男孩蹲了下來,由下往上看著你的雙眸,澄亮的眸子毫不畏懼你所散發「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息。

 你沒有回答他,只是默默的望著這孩子,天真無邪的笑容純淨的不可思議,不帶一絲雜質。

 小孩總是這樣,不帶任何心機的接近人,讓人想拒絕也拒絕不了。

 你頗無奈的淺淺吁出一口氣。

 突然,一個溫暖的東西碰上自己的手,你下意識就要將手抽回,但當看清是一雙細幼的手指抓住自己時,你硬生生的壓下了反射動作。

 「你的手好冰呢,文錦阿姨說要是你感冒,三叔就要跟著受罰!」男孩笑著拉起你的手,並沒有因為你沒有反應就氣餒,「大哥哥,你叫什麼名字?」

 透過雙手傳遞過來的溫度很暖和,和自己總是微涼的體溫形成極大反比。

 「我叫吳邪,天真無邪的邪!」

 男孩的笑容,比他身後的太陽還要燦爛。

 那是刻在心版上、難以抹滅的回憶。

 

 張起靈從一片黑暗中睜開雙眼。

 剛剛似乎做了一個夢。

 總是平淡無波瀾的墨色眼裡難得起了一點漣漪。

 盜洞裡很安靜,手電筒的燈在純然的黑暗中險的昏暗無比。

 夢裡似乎有誰對著自己笑。

 張起靈默默的坐起身,不是很在乎剛才出現在夢中的人是誰,重要的是先找到走出去的路。

 空氣突然開始流動,是風。

 拿起背包和手電筒,張起靈順著氣流的流動,往另一條路走,腳步沒有猶豫也更沒有停滯,每一步都穩穩的踩在地上。

 總會出去的。

 至少在外面的世界還有一個人等著自己回去。

  「小哥,你回來啦?」

  為了那個人,所以他會活著出去。

 一如他名子般無邪的笑容,就是自己心目中永遠的太陽。



--------------------------
[渣後記]

小哥其實你是正太控對吧σ(ゝ∀・)σ☆(被黑刀砍飛

文錦常帶著小哥→文錦常去三叔家→張起靈常去三叔家大瓶子認識小天真
然後我就天啟了(不



只是純粹想腦補一下小天真和大瓶子的相識過程hashashashasha (被拖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