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0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冰漾】聖誕節...?

  好冷……

 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快速颳過我的臉頰,寒冷刺骨並且造成一種刮傷的疼痛感,是風吧?我聽到風的呼嘯聲。

 好冷……真的好冷!也未免太冷了!

 我縮了一下身子,嘗試躲掉那刺骨的寒風……等等。

 ……哪裡來的風?

 我驀然睜開眼睛,不,應該說我「想」驀然睜開眼睛,但是事實的現況很明顯並不允許我這麼做,因為風實在太大了!

 我到底是在哪裡才會遇上這麼強烈的風啊!

 不知是不是看不見的緣故,結果四肢和身體的感覺反而特別明顯,先不提已經快要凍到失去知覺的四肢,我的後腦杓傳來陣陣劇痛,痛的好像被學長連續打了兩百次巴掌一樣痛……

 「誰會無聊打你兩百次巴掌啊!」

 一如往常的吐槽聲響起,我縮了一下脖子、習慣性的等待伴隨著每次吐槽都會落下的疼痛。

 但是那疼痛並沒有一如往常出現。

 「我現在沒手揍你!」那聲音聽起來非常、非常的咬牙切齒,就是學長被惹毛到了極點才會出現的聲音,「你最好保持你腦袋的安靜,褚。不然你就知道待會回到地面上你是怎麼死的!」

 「對不起,學長!我立刻閉腦!」幾乎是下意識的,我馬上回答。

 ……嗯?等等,學長?

 不對啊!

 也不管風有多大、颳在身上有多痛了,我立刻睜開眼睛,因強風而在風中飛散的銀髮成為我睜開眼映入眼簾的第一個畫面。

 不,現在不是讓我發揮詩意的時候,雖然學長的紅銀色髮絲和現在他身上的聖誕裝、背景的白色霧氣真的非常搭配,但我連震驚都還來不及,當然也沒有太多餘的心思去看學長的現在的詳細裝扮。

 我現在可能、似乎、好像在一輛雪橇上面,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從裹得宛如雪人般的羽絨衣換成只有薄薄一件的聖誕老人裝。

 沒錯,就是那種在童話故事中才會出現的那種。

 我震驚的看著學長手裡握著長長的繩子,繩子的遠端連向了六隻正用屁股對著我狂奔的……麋鹿?!

 我伸長脖子到那似乎為雪橇的交通工具的旁邊,看了一眼雪橇外面的事物……我錯了。

 為什麼我現在會被迫扮成聖誕老人,而且還要在萬丈高空中乘著雪橇被麋鹿拉著狂奔?雪橇外面根本就是美麗的燈火點點啊!而且學長背後的白霧不是別的,就是原本高高飄在空中的白雲啊!

 夠了!誰來告訴我我在作夢!

 「吵死了,褚!不要懷疑你現在所看到的事情,」學長的聲音被強風颳到我耳邊,明明只能看到學長的背影,但我彷彿可以看到學長現在充滿著青筋的臉,「等到待會著陸我在告訴你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你給我乖乖閉嘴!」

 聽到最後一句話,即使我現在滿肚子都是問題,但是也只能乖乖的把要說的話吞回去。

 誰知道待會學長一發火會不會就直接把我從雪橇上推下去。

 我坐著冷靜一下腦袋,順便隨便用了一個符咒讓自己的身體暖活一點,以免還不用著陸我先被冷死在空中。

 我記得因為聖誕節,學校不曉得為什麼竟然給了我們三天聖誕假期,在老媽和老姊的雙重威脅之下,原本想在黑館度過這個聖誕節的我就這樣回到了原世界。

 在聖誕節當天,不意外的,喵喵、庚學姊、千冬歲還有那個變成正常髮色的五色雞還有跑來湊熱鬧的精靈三兄弟等一大票人出現在我家門口,被半威脅、半強迫、半利誘給弄出門,我對於昏倒前的記憶,似乎停在我和喵喵幾人去逛路邊的小攤販,要挑給學長的聖誕禮物……

 啊!我想起來了!

 在我買完東西之後,有人重重的朝我的後腦杓敲下去,接下來我就什麼記憶都沒有了,只是在昏倒之前我好像隱約聽到有人說:「褚小朋友,對不起啦!」,那個聲音……有點熟悉。

 上揚的語尾、根本不像道歉的道歉、比起俏皮更像是惡作據後的開心語調……那不是扇董事是誰!罪魁禍首就是她!況且扇董事最會的就是出主意惡搞別人,怎麼想扇董事的嫌疑都最大啊!

 而且為什麼我每次出事剛好都是在逛完攤販的時候!我就知道,以後不要沒事陪喵喵他們去逛什麼首飾品,鐵定沒什麼好事。

 我偷瞄了一眼學長的背影,要送學長聖誕禮物這件是老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早在聖誕節之前我就已經跟大家說過這次聖誕節我應該會送禮物給每個人,當然其中也包括學長。

 不曉得學長會不會喜歡我送他的聖誕禮物呢?那個人,想必會嫌它沒什麼作用或是對那種便宜的小玩意兒根本不顧一削吧?

 突然,雪橇的重重一震讓我從思緒中回過神來……

 高樓大廈的玻璃窗離我大概只剩下十公尺的距離。

 我突然了解到,我們兩個人外加六隻麋鹿,目前的狀態是:直直朝著某棟高樓大廈撞過去。

 「……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學長你的控鹿技巧有沒有這麼差!

 「不想讓我用……堵住你嘴巴你最好就給我閉嘴,褚!」

 為了我的生命安全找想,我立刻用雙手摀住嘴巴──我一點也不想知道消音的那個「……」是代表什麼!

 就看到學長在眼看六隻麋鹿就要撞上大廈的那一瞬間用力的一甩繩子,原本水平飛行的六隻麋鹿瞬間邁開四肢、違反地心引力的往上奔跑。

 這種事情,真的對心臟非常非常的不好。

 我貼著雪橇中坐椅的椅背,看著在我眼前展開的星空,覺得在剛才那一剎那,心臟都要被嚇停了。

 我錯了,學長你控鹿技巧太高超了,拜託下次請你小心駕駛一下!不然注意一下後座還有一個正常人搭乘啊!我承受不這種太大的刺激啊!

 正當我以為我可以暫時放心的時候,雪橇突然宛如飛過最高點的雲霄飛車,整個車子往高空一甩,一瞬間我整個人飛到了半空中,我確定我整個屁股都離開了雪橇的座椅,呈現漂浮在半空中的狀態。

 等我從驚聳一瞬間回過神來,雪橇早已停在高樓大廈最頂端的平台上,學長已下了雪橇站在旁邊、抱胸看著我。

 我覺得我的靈魂還停留在剛才那最高點,感覺有點像是去六福村連玩二十次大怒神。

 ……誰說輔長的開車技術是最恐怖的,和學長開雪橇比起來根本是小巫見大巫啊啊啊啊啊啊啊──

 才在腦袋裡哀號完,巨大的撞擊就落在我腦袋上,感覺上要把我腦殼打穿一個洞。

 學長你用的是拳頭對吧對吧對吧?而且還完全沒有節制力道對吧!

 我哀怨的抱著我可能已經腫起來的後腦杓轉頭看著學長冒著青筋的臉。

 「就叫你安靜一點你是聽不懂中文嗎!」平時就已經脾氣不好、在聖誕節更顯脾氣暴躁的某黑袍按著太陽穴,坐到我旁邊,「這算是一個任務,但是同時也算是扇董事的惡作劇……」

 反正學長就大概了解釋一下,這原本是普通學生就可以完成的任務,打發個從右商店街那邊逃到我們這邊世界的小小怪東西,但是扇董事偏偏要找學長(和我?)的麻煩,硬是要我們應景聖誕節,換上全套的聖誕老人裝和交通工具去進行任務,落實聖誕節的真諦,誰知道扇董事在打我「打暈,帶走」的時候下手下的太重,讓我來不及看到學長把怪東西咖擦掉的畫面,直接快轉到在麋鹿車上清醒。

 ……夠了,我真的不能理解扇董事所謂「聖誕節的真諦」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到底一個好端端的聖誕節在這些異邦人的手裏為什麼也可以被搞成這副德性啊!哪個聖誕老人會用開賽車的方式開馴鹿,扇董事你說啊!我不相信你就不清楚學長的個性!

 結果我被人很狠的瞪了。

 「是說……」在一陣靜默之後,揉著手指骨,學長瞟了我一眼,然後給了我很令人費解的開頭,卻又沒了下文。

 學長,我並沒有和你一樣有竊聽功能好嗎? 

 學長欲言又止的樣子很難得,我不禁多看了幾眼,想說是不是天氣太冷連火星人腦袋都會有點改變,誰知不看還好,一看我才發現學長的手腕上竟然有好大一道傷口,雖然沒在流血也已經結痂,但是那怵目驚心的暗紅色還是很嚇人,剛才大概都被他用長袖蓋住,所以才沒看出來。

 是剛才解決任務受的傷?

 「恩,」某黑袍轉著手腕,光明正大的竊聽我的問題,「完本應該很輕鬆的解決掉,誰知道那東西突然撲向你,來不及殺掉只好先擋下。」

 啊……那就是我昏迷的時候

 看著學長低頭治療自己傷口的模樣,我心裡有點糾結。

 學長總是這樣,嘴上說你去死你去給我撞牆你給我閉腦,但是實際上當我這炮灰遇到真正困難時第一個出手救人的也都是他。

 這就叫「口嫌體正直」對吧?

 「褚。」

 「對不起,是我心不正直。」

 是說被這樣一弄,我才想到我還沒有給學長他的聖誕節禮物。

 從背包裡掏出黑色絨盒,我掏出裡面的東西交給學長。

 不知怎麼的,我總覺得臉上熱熱的,平常也沒這樣扭捏不自在,不過東西拿都拿出來了,總不能不交給人家對吧?

 「學長,聖誕節快樂……」雖然這東西你可能百分止百會嫌棄就是了。

 我默默在心裡加註。

 紅色的眼睛快速的撇了一眼我手上的東西。

 「確實沒什麼用。」

 唔,你也不要這樣打擊我。

 但是接下來我卻看到學長很罕見的笑了。

 不是那種皮笑肉不笑、憤怒的微笑、充滿詭計的微笑,就只是一個很輕很輕、很淡很淡,要是我有近視絕對看不出來的那種笑容。

 和我記憶裡,賽塔很偶爾會露出的那種真心的笑容,很像。

 不得不說好看的人怎樣笑都很好看,尤其這樣真心的笑一笑,我敢賭學校女生恐怕有一半都要進了輔長的保健室。

 「褚……你的譬喻真的很糟糕。」學長轉了過來、接過我手上的東西,紅色的髮絲被風吹揚起來,和聖誕節真的超應景,「聖誕節快樂。」

 ……如果不要配上他額頭上浮起的青筋,我想畫面會更美一些。

 然後我又再度挨了一拳。

 

 



某日。 

 「冰炎,你從哪裡弄來那隻手錶的?」某紫袍不經意的發現自己的好搭檔身上多了一樣不尋常的配件,「上面是守世界的時間對吧?你用的著?」

 雖然說那黑紅相間的顏色和款式真的都和對方很搭就是了,而且上面還沾染的很好的「氣」,對於工作是有幫助的。

 某紫袍在心底加上讚許。

 「要你管。」

 儘管搭盪背對著他、面對著另外一個方向,某紫袍卻可以感覺到他的搭檔心情出乎意料之外的好,不,或許說是好的出奇了。

 紫袍露出了一如往常的溫柔微笑。

 他大概知道那東西是誰送的了。

 「學長──!賽塔在找你喔──!」從不遠處,傳來了黑袍小學弟的呼喊聲。

 「吵死了,來了啦。」

 伴隨著回罵聲,那天,某紫袍終於有幸目睹某黑袍難得的嘴角上揚。

=========================================================================

後記:

成功在段考前一天趕死線的我!!!!!!!!!!!!!!!!!!!!!!!1(被打)
其實這篇本來要拿去當聖誕節/214情人節賀文,結果拖到現在(被拖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