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0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火黑】等待 waiting.1

一、

火神失蹤了。

在晚上十一點洗澡、準備上床睡覺時,黑子哲也接到了來自相田理子的緊急電話。

就算冷靜如黑子,還是忍不住慌了心、強壓著不安有些語無倫次的問了清楚,才知道從傍晚他和火神拆夥後人就沒有回家,因為日向有事急著找火神打去他家打了快十來通電話都沒人接才覺得不對勁。

「火神君下午不是還和你在一起?你知道他去哪了嗎?」
相田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憤怒,但更多是焦急與擔心。
「我不太清楚,我們只是說聲再見也就各走各的,火神君也沒有跟我特別提起他要去哪邊。」
「那他有神色不安或著是在走路的錄上一直分心之類的嗎?」
「......沒有,很正常。」
想到在最後道別的時候火神還十分爽朗的笑了笑說明天見,沒哪裏神色有異的樣子,黑子頗相信自己觀察人的能力,至少神經大條的火神如果要裝作沒事是絕對沒辦法瞞過他的眼睛。
「.....那現在只能祈禱火神君明天會去學校再好好追問他了。」
誠凜籃球隊的球隊經理兼任連絡中樞百般憂心的嘆了口氣、悶悶回一句「黑子君你別太擔心、晚上好好休息」後就掛上了電話。

雖說被叮嚀不要擔心.......怎麼可能。

那一晚,一直以來都一夜好眠的黑子,第一次張著眼睛望著家中的天花板、失眠了。




二、

直到第一節上課的鐘聲響起,黑子面前的座位卻依舊空蕩蕩,該來的人仍然沒有出現。

平時火神也會遲到,但總會在第一節上課鐘聲響起前風風火火的殺進教室、喘著粗氣對他道一聲「早安」,這時候旁邊的同學就會被火神嚇到、這才注意到他的存在,然侯連同也跟著說「早」。
他的一天有一半算火神為他打開的。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漸漸習慣聞到從前方傳來的髮膠香味和淡淡的古龍水味,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帶早餐、等著自己桌上多一份三明治和一杯奶昔,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早上都要等到那一句「早安」出現、腦袋才從極度想睡的狀態開始活動。
但是今天他的一天卻遲遲沒有開始。

不自覺撐著臉頰望著眼前的空座位發呆,耳裡傳入級任導師在講桌前詢問「有沒有人知道火神大我去哪裡?」的聲音,黑子張著眼睛卻感到睡意全無--明明昨天晚上根本沒睡到幾個小時--而是一味的感覺到好像有哪裡空空的、好像少了些什麼、好像漏做了什麼事。
世界一下子失去了某個重心,沒有人會在上課擋在他前面睡覺、遮掩他同樣也在打盹的事實,沒有人會在下課叼著鉛筆轉過頭來問他「黑子我們放學一起去MAJI好不好」,更沒有人會用那雙大手爆跳的抓著他的頭怒吼或者是盡情弄亂他早上好不容易才整理好的頭髮。

火神君,在哪裡呢?

那一天早上的課,黑子哲也的筆記本難得全部一片空白,上面只是用鉛筆草草地寫下了一行又一行的問句。
他有點懷念逗弄虎鬚的時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