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0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青黃】刺客列傳.1

 一、青峰ver.

第一眼看到那個人,是在初一15月圓風清的夜晚。

好大的膽子呢,竟然不是選在朔月、而是選了望月,如此大膽、如此自信能夠可以輕易的取下他的項上人頭。

感覺到被刀峰抵住的部份傳來刺骨的森冷,青峰垂下了眼簾看著蒙著黑紗、只看的到一雙美麗眼眸的不速之客。
那一雙眸子是如此奪人耳目。
在月光下反著金黃色的亮光,宛如工匠精雕細琢出來的琥珀溫潤金黃,眼角微微上挑、每個眼神都流輪轉著無限的自信和不自覺的媚惑感,而如今那雙眸子正帶著淡淡笑意望著他、好像此刻不是要殺他而是與情人對談。
讓他越來越好奇到底隱藏在黑布下的到底是怎樣的絕色。

「......你要什麼呢?」有些沙啞的開口,青峰知道那雙眸子的主人正在聆聽他說話,「殺了朕能給你帶來什麼樣的好處?如果你要美人、要權勢、要財富,朕都可以賜你--只要你放下手裡的刀。」
黑衣人輕笑了一下,明明隔著黑紗青峰卻可以想像那櫻花色的唇瓣悄悄彎起的模樣,可能還會帶有小酒窩?
「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需要你的人頭,僅此。」清冷的聲音略偏高,是男性。
但是那微微上揚的語調和宛如歌唱般的聲音,讓人不禁想要知道如果這聲音今天不是說出這樣威脅的話語、改成婉轉嬌吟的呻吟聲不知道會有多麼誘人。
「所以這場交易是破裂囉?」
青峰笑了起來、輕輕一動,速度如此之快。
喉頭的皮膚被劃開了一小道縫隙、傳來一陣麻痛,但是那並不能致命、只是皮肉傷。
藏在袖口中的銀刃在一眨眼之間就來到對方的頸後。
「你以為朕真的是手無縛雞之力、醉生夢死只會玩女人的無能君主?沒聽過傳言十句,九句都不能信嗎?你以為下人都說朕昏庸無能,朕就真的什麼都不是?」靠在那露出的白皙耳朵旁,青峰曖昧的吐息、刷過對方的耳根,「留著服侍朕,朕等著你殺;現在兩兩殘殺,二選一?」

琥珀色的眼裡大放精光,像是感到有趣般眨了眨眼。

「你不怕我伺機殺了你?」
「朕等你來殺,好話不說第三遍。」
「我是個男人。」
「男人女人對朕而言都不重要。」
「我並不是個乖順聽話的奴僕。」

黑紗被人一把扯下,白皙的肌膚映著月光、搭配上精製的容顏讓青峰微微屏息。
何等美麗的一頭金黃色豹子,驕傲的在他面前展示他的雍容華貴。
越是凶猛危險的東西他越想要得到手。

情不自禁伸手抬起對方下巴,青峰端詳著那張清麗的面孔。
「.....朕不需要聽話的傢伙,」勾起一抹笑容,「朕....不,『我』只要你維持原狀,比起養貓我更愛養豹子。」
刀子落在床邊,依舊仍在伸手可及之處。
床上人影交纏。

不是纏綿,是兩頭野獸的廝殺。 



二、黃瀨ver.

黃瀨張開眼、想要用雙手支起身,卻感覺到從腰部傳來一陣劇痛,逼著他不得不倒回塞滿了羽絨的枕頭以及用上好絲綢所織的被褥中,只能疲倦的嘆氣。
那個男人,一點都不知節制。
一個晚上不知道總共來了幾次,做到連體力略勝常人的他幾乎都疲倦的張不開眼睛才一點也不溫柔的壓著他沉沉入睡。

「朕不需要聽話的傢伙。」
還記得那個在眾人口中打聽到、所謂「半點氣勢也沒有、軟弱無能的君王」,竟然會露出這樣的氣焰囂張、帶著血腥味的微笑,黃瀨不禁就想笑。
霄青色的眼中當時燃燒的是彷彿能將他燃燒殆盡的熱切烈火。
怎麼會有這種人呢?
他至今沒有聽到任何有關青峰其實武力高強、精神力強大的傳聞,他到底隱藏自己隱藏在財狼虎豹的大臣中隱藏了多久,令人好奇。

等到腰部的劇痛過去,黃瀨才緩緩從床上坐起來,看著被脫下又或者被撕碎的衣服被丟的滿地都是就一陣頭痛。
腦中突然警鈴大作,有人靠近。
隨手抓起被擱在床邊的小刀、黃瀨隨時做好要攻擊準備,只見帳影移動、布幔被人掀開了一角,低著頭的宮女出現在紗帳旁邊恭謹的放下衣服。
「皇上吩咐奴婢等先生起床就拿過來的,皇上千萬交代請您一定要穿上它,」從頭到尾都低著頭、沒有看向紗帳任何一眼,宮女訓練有素的彎著身重複從上頭發下來的指令,「皇上說他過午時就會過來,請您『務必』留在這裡,也請您不用擔心、會有侍衛在外守護,稍後會派人給您送上早膳。」
說到「務必」兩個字的時候宮女還特別加強的語調,語畢才彎著腰退了出去。

侍衛?
黃瀨忍不住苦笑。
恐怕是防著他出去而不是防有人進來的侍衛吧?

站起身環顧這間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房間,黃瀨有聽聞每到月圓皇上都會改到另一間廂院休息卻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如此正常的別院。
昨晚沒有時間好好「觀光」,現在好好一看,黃瀨發現這裡沒有平常眾人口中用純金度上的裝飾、只有簡單用木頭做的雕花,沒有華麗而不實的瓷器、擺飾品,只有在角落的部份插上了一支正散發著淡淡香氣的水仙。
除了床和被褥是上好的材質之外,這裡和普通人家並沒有兩樣。
簡直和眾人口中的那個昏君天差地別。

拿起被擱置在一旁的衣物,黃瀨不禁一陣錯愕。
一件淡黃典雅的素袍,顏色偏向深金的內襯,上邊什麼精細的刺繡花邊都沒有,只繡有一支被關在籠裡的黃鶯,一雙用刺繡繡出來、栩栩如生的雙眼有些憂傷的望著籠外。
--真是夠了。
黃瀨終於忍不住狂笑了起來。
真是夠了,那個男人。
上好布料所製成的衣服恰到好處的合身、簡直像是量身訂做般貼著他的身體曲線,就連袖口--都為他設計好放置暗刀的部份。

恐怕是他今天一早起來要人趕工的吧?
撫著袖口,黃瀨不清楚這是什麼樣的心情。

他是被人雇用的,但是會接下這份工作,卻不是因為他真的有要殺人的意圖。
他只是對這個人人口中昏庸無能的皇帝感到好奇--當然,最後事實證明這人一點也沒辜負他的好奇心。
被指派的事情,當然還是要完成。
--但是對方並沒有給期限不是嗎?
黃瀨笑瞇了雙眼、勾起嘴角。

還有很長一段時間他可以好好留在這裡好好探究那個皇帝,不管是外顯的那個、還是真正的那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