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7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青黃】暴君的溫柔


 黃瀨完全不記得,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對那人產生「憧憬」以外的感情。

 一開始明明只覺得他很強、強到讓他心生羨幕而已。
 還是二軍的時候,每次坐在場邊看著一軍練球,就算隊長赤司叫他好好的注意每一個人的動作--方便他學習到更多技能--但是黃瀨的目光到最後總是會不自覺的集中到一個人身上。
 那個人就是青峰大輝。
 頭腦差的要命、脾氣更是暴躁的可以,怎麼看都是一個平凡無奇的青春期大男孩,但是這樣子的一個人在籃球這方面卻宛如燦爛的新星,根本不需要鎂光燈,自己就可以發光發熱。
 不久後,成了一軍,終於有機會和那人站在同一個球場上、觸摸同一顆籃球,但是明明站的距離不超過一個球場的大小,黃瀨卻覺得每一次看到那人三步上籃、空心跳投的模樣,就可以感覺到兩人巨大的實力差距宛如一道深深的鴻溝,跨也跨不過去、靠近也靠近不了。
 對,應該是要如此。
 但是黃瀨卻漸漸發現,青峰這個人,並不像是他所表現出來的那麼難以接近。
 在一對一時,他脫力的倒在地板上,伸出手拉他起來的總是青峰大輝。
 那口在黝黑皮膚襯托下的白牙和笑容,一直都是他疲累地睜開眼後第一眼看到的東西。
 「啊啊?小弱雞,這樣就不行了還口口聲聲說要打敗我?」
 激將似的語氣猶榮繞在耳旁,成為他在每一次比賽到肌肉酸痛的時候保持繼續比下去念頭的一大動力。
 「你好像洗過澡的大狗喔,黃瀨!」
 用力的把毛巾甩到他臉上,明明就是要他擦汗的話卻總是用嘲笑表現,但是黃瀨卻分外喜歡青峰這種彆扭的關心。
 「......我不怎麼會感冒啦,你這傢伙體弱多病,真的感冒還不被赤司操死。」
 當兩個身高一米九的男人共撐一把傘的時候,黃瀨發現傘總是會傾向他這一邊,他幾乎只濕了一點袖邊,青峰卻濕了大半個肩膀。
 「你白痴啊?!熬夜拍照還來練習?!」
 雖然說總是晚了所有人一步才發現他身體不舒服,但是第一個衝上來揍他的絕對都是青峰大輝。 
 明明不耐煩還是接受了他每一次1on1的請求。
 明明不耐煩還是忍受他在身邊繞來繞去、問東問西。
 明明不耐煩還是在最重要的時候出手相救。
 青峰大輝專屬的暴君式溫柔。
 黃瀨私底下替這種奇怪的表現方式取了個名字。
 喜歡,好像就是從這之中一點一滴累積出來的。
 看到青峰笑,心裡就跟著暗暗開心起來。
 看到青峰煩躁,心裡也不自覺升起一鼓急燥感,希望可以為他分擔些什麼。
 宛如一道複雜的化學式。
 純粹的憧憬,添加一種名為「青峰大輝的暴君式溫柔」東西進去,再加上時間的催化劑,最後出來一個全新的產物。

 「小青峰,我最喜歡你了呦♥」
 「啊?你哪根筋壞了,黃瀨……不要打完球之後黏上來!很噁心!」
 「咦--我很正經的說--」
 「……你的臉讓我看了只想揍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