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7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青黃】刺客列傳.2

三、青峰ver.

風捲殘花舞,美人捧花佇。

正午踏入園子、被通知要找的人在庭院,青峰卻沒想到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景象。
他為他設計的淡黃色掛袍隨風揚起、露出頎長有力的身形,懷中捧著幾支水仙與風一起搖擺,後頸柔軟的金髮飛動、隱約可以看到他昨晚在那人肩頸上留下的紅紫色瘀痕,即使昨晚被這樣子對待,但是眼前的人依舊挺直著腰桿、不帶任何挫敗與頹靡之氣,高傲的自尊心依舊不受到一點折損。

這,就是他的豹子、他的黃鶯。
他在整個宮中唯一專屬於他的東西。

比起宮中盈盈不堪一握、走三步就往他身上跌的女人,這種才是純正的「美人」。
打個比方,前一種就好比味道低劣的雜酒,喝一口不只難喝、更令人反胃;後一種就像是上等西域來的美酒,回味再三依舊唇齒留香,令人想一嚐再嚐。
滿意的垂下眼簾,青峰不自覺勾起嘴角,覺得他真是好眼色、竟然可以挑上這種好貨。
不,或許又該說是這般好貨自投羅網?

佇立在亭座旁的人像是沒有注意到他的到來,彎腰又折了一支水仙放入懷裡。

「.....別裝了,」冷笑一聲,青峰知道眼前的人不可能沒有發現他的存在--身為一個刺客,對氣息這種東西應該是最敏感的,「朕親臨還當做不知道可是死罪。」
聞言,原先一直站著、看也不看向他這裡一眼的人終於側過頭、將視線從園中假池旁的水仙移到了他身上,狹長的雙眼微瞇、露出一種貓似的慵懶
--又彷彿睥睨般的神情。
對方沒有答腔,只是抱著水仙花不疾不徐的朝他走來。
是要做什麼呢?
頗有興味的打量著步來的人,青峰微微握緊袖中的刀刃。
皇家貼身護衛就在五十公尺處遠觀,隨時準備好一個不對勁就立刻拾弓動手。

看著對方款款跪下、污了一身素雅的長袍,霄青色的雙眼瞪大。
青峰怎樣也料不到是這種反應。

「.....見屋中香氣已淡,願用此花換舊芳,以討大王歡心,」淡淡的說著、跪在地上的人把懷裡的水仙捧到他面前,那樣的卑微又那樣子諷刺,「無刺、無毒,賤民在此以表心意,求大王饒命。」
嘴裡吐出的話是如此乖巧乞憐,眉眼間不見任何戲謔之心只有一味的順從。
那淡黃袍上的汙泥刺眼的讓青峰煩躁。

--賤民?
瞪著眼前根本是在戲弄他的人,青峰想一掌拍翻那根本是逗弄他用的水仙。
明知他開口說話根本沒那個意思還刻意來挑戰他的底限,就知道他最恨無自主、無尊嚴的奴僕還偏要如此放低身份來刺激他的情緒。
當他是傻子來耍不是!
--討大王歡心?
開什麼玩笑!

「你給我站起來!」無名的憤怒襲上青峰的心頭,他粗魯的把人從地上拉起來,連稱呼一下子都忘了,「不准你跪!不准用這種態度對我!」
被用力拉扯的人微皺眉、琥珀色的眼裡露出一絲不舒服的眼色,卻還是勾起嘴角:「喔?不准跪又不准卑躬屈膝,卻又要我一看到人就討好的迎上去--『大王』,你當小的如此聰明伶俐可以第一時間明白您尊貴的腦袋在想些什麼嗎?」
啪。
巴掌拍在白皙的臉上,立刻浮現明顯的五指紅痕。
青峰收手。

「那就此劃定,」神色陰鬱的看著對方,青峰不自覺握緊拳頭,「即期在此園內,朕不為朕、為我,你不為臣不為奴、只為我的人。」
何必呢,為什麼一定要搞砸他的好心情弄成這副模樣?
好端端的不好嗎?受寵不好嗎?成為他的人不好嗎?就殺要剮他都在這裡等著,有什麼可以蠻怨的!

撫著被打的一邊臉頰,青峰看著挨揍的人竟不是生氣也不是發火,而是開始微笑。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昨晚被他才被他好好蹂躪的雙唇像是達到什麼目的般露出笑容,「君名為青、吾名為黃,刺客黃瀨、在此欽上。」

青峰突然明白他好像被人設計了。
真該死。

「...等朕.....等我床上跟你討回來。」
「你討的回去再說。」

他的豹兒,那個黃瀨,露出了他首次看到的燦爛笑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