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17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青黃】I'm yours.

 黃瀨很喜歡青峰對他撒嬌......不不不,應該說沒有任何情色意味、不帶任何毛手毛腳的撒嬌。    斜眼看著那顆突然用力壓上他肩膀的青色腦袋,他不禁嘴角就擒著笑意。  有人說他像狗,他倒覺得這種時候的青峰才是名副其實求人摸頭、卻又硬裝著什麼都不想要的黑色大型犬。  最重要的是這頭黑色大型犬還只會對他撒嬌,看、福利多好。  抬起右手揉揉那宛如刺蝟般有些紮手、枕在他左肩的腦袋,脖子傳來被對方頭髮撫弄的搔癢感,讓他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不知道是因為對方主動撒嬌還是真的被逗得癢到笑出來。  「黃瀨你別笑啊......很吵。」  對方悶悶的聲音飄進他左耳,帶了一點孩子氣的賭氣感。  「嗯?哪裡吵?」  心情頗好的拿著籃球,黃瀨決定這次就忽視對方不正經地將手摸上他腰的舉動。  誰知道那雙手還非常過分的繼續往上探、直達他胸前。  「.......你笑的時候、這裡很吵。」  竟然還刻意拍拍他胸膛,真是夠了。  「那你不會不要聽?」  刻意的把聲音提高表達自己的不滿,黃瀨用力的把腦袋往左側、撞向那人,果不其然換來對方的一聲悶哼。  然後左肩的衣服就被人扯下、一陣劇痛從頸間相連處炸開。    「.....好痛!小青峰你是狗嗎!」  哀號了一聲,但是黃瀨卻沒有要把身上人推開的意味,反而泛起淚光、帶點求安慰意味地看著咬他的人。  「是你不對在先。」  竟然還惡人先告狀。  雖然對方嘴上是這樣說著,但是黃瀨旋即感受到剛才被咬的部份傳來一陣陣溼熱的觸感、一下又一下--對方在舔他。  忍不住想像現在的畫面,粉色的舌刷過他的肌膚、深色的面頰微側著,想必那雙似傍晚天空般墨藍色的雙眼鐵定是頗為不耐煩的微瞇,然後眉頭一如往常看到的那般緊皺。  這樣的妄想讓他紅了耳廓。  溫熱的鼻息像是在他肩膀處點火,要把他的理智都燒成灰。  腦中一熱、他側過臉去,在他最崇拜那人的後腦勺輕輕落下一吻。  「你在不安什麼呢?小青峰。」  「......煩死了。」  「那你在煩什麼呢?小青峰。」  不厭其煩的再問一次。  沉默。    「......你真的喜歡我嗎?黃瀨。」  他第一次聽到那一直以來總是帶著自信以及驕傲的聲音帶了點不確定,彷彿迷路的孩子找不到父母般的不安。  早就跟講過成千上百次的喜歡了,怎麼都還是對問他相同的問題「煩」此不疲。    溢出一聲輕笑,然後刻意嘆了一口氣。    「小青峰真是個笨蛋哪,」黃瀨笑瞇了一雙上挑的貓眼,「早在你把球砸上我的腦袋時,大概它就已經被砸壞了,所以我才會無可救藥的喜歡上你這種白.......」癡。  句尾消失在交接的唇瓣當中。  被吻的有點頸痠,不客氣的轉過身、摟上對方的脖子,他張嘴報復性的咬了對方的鼻頭。    「......我早就是你的了,Aho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