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17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紫黑】我的貓

 看著昏倒在鳥居旁邊、還略微打著呼嚕的「貓咪」,黑子傷腦筋的歪了歪頭。

 其實這種生物,是不應該撿的。

 黑子有點猶豫的看著那個睡著的「人」,沒有人類的耳朵,多出來的反而是頭頂上那雙與頭髮一樣紫、毛茸茸的貓耳,以及有氣無力垂在他身後的細長貓尾。
 是人類和妖靈山貓的孩子,正確的名稱叫「無爾」,通稱貓人。

 算了,倒在神居住的領域……就當作有緣,把他帶回去吧。

 抓起那巨大生物的雙腳,嬌小的黑子手持掃帚,一步一拖的把「大貓咪」給拖回了神社旁他住的小木屋。
 這裡只是個隱藏在山中的小神社,小到他一個人大概花三個小時就可以完全掃完落葉、路過的登山客花二十分鐘就可以逛完的地方。
 
 他當初也是用很類似的方式來到這裡。

 原本也是同樣只有一個巫女留在這裡,卻發現他被人遺棄在鳥居旁,照理來講巫女應該是要無約無束的一個人、為神祇服務,但是就是因為這個巫女一時的悲憫之心,所以把他留了下來。
 他在這個神社長大、每一年的春夏秋冬都是在這裡度過,不常與人接觸、不常與外界聯絡,幾乎是封閉的一個人住在這個深山裡。

 他沒有名子,名字是養大他的巫女取的,叫「黑子哲也」。
 
 黑子將已經發出尖銳鳴聲的陶壺從火爐上拿下來,順手又往裡頭添了幾支柴薪,在這入秋微涼的傍晚,小小一個火堆已經足夠溫暖。
 這裡沒有先進的電子暖爐,最多的是竹子,還有枯枝。
 造訪最多的,除了居住在山中的動物、偶爾路過的登山客,就是山貓一族。
 妖靈其實不愛來神社,幾乎是踏入鳥居就讓他們不舒服,但是比起妖靈更像是正常貓咪的山貓族倒是很喜歡踏著他們靈巧的腳步、偷偷地溜進神社小息。

 看了一眼還在昏迷的「大貓」,黑子小聲的嘆了一口氣。
 恐怕這隻「貓咪」會出現在這裡,就是是山貓引來的,因為雖然身上只有一半的血緣,但是山貓族間的血緣聯繫總是特別濃厚,在屬於人類意識幾乎要停止運作的時候,相反的,主導他的便會是他身上另一半的血緣,所以才把他引來神社吧?
 把鍋子架上火堆,黑子慢慢熬起純白無味的米粥,一種專屬米飯的香味漸漸的在小木屋內盤旋而起。
 幾乎是在飯熬好的那一瞬間,黑子抬起頭就看見一雙在黑暗中閃著紫色慵懶光芒的貓眼正在火爐對面靜靜的望著他--手中的那一碗用滾水熬出來的純米粥。
 紫色的眼眸裡閃著貪婪和渴望。

 「……唔,你餓了?」
 偏了偏頭看著那頭肌餓的大貓咪,黑子又下意識的歪了歪頭。

 不曉得這隻貓人通不通曉人類的語言。
 看樣子應該是懂得。
 看著貓人立刻點頭如搗蒜的回答,黑子把手裡的粥放到了離自己大概五步遠的地方,然後又回到原位坐做好。 
 「我不冒犯你,你不冒犯我;今日相見就是有緣,我給你不是恩惠,是出於我的同情,吃飽了,趕快回去。」
 淡淡的說道,黑子道了一小杯熱水,緩緩的啜飲起來。
 那貓人嚐試性的吃了一口粥,馬上燙的伸舌吐氣,又是吹又是攪,過了一會才繼續吃。

 沉默瀰漫在一人與一半人之間。

 像是吃到一段落了,貓人才放下手裡的粥。
 「你……不問我叫什麼名子?還有,有沒有糖或鹽,沒有味道。」
 嫌棄般的吐了吐舌頭,貓人捧著裝了粥的碗,學著黑子的姿勢歪了歪頭望著他,只是一個身材巨大的貓人做出同樣的動作反而顯得特別滑稽。
 「問了你的名子,你就回不去了,」黑子垂下眼睫、順手把鹽罐推到貓人面前,自由自在的山貓一族不是應該被拳養的動物,更何況他也養不起一個貓人,「因為我是人,你會被我『記住』,你就會被我約束。」
 紫色的瞳孔在黑暗中放得特別大,晶亮的像是會發光。
 把鹽到進粥裡,西哩呼嚕的把剩下的半碗粥吃的一乾二淨,那只大貓好像已經把這裡當做自己的地盤,隨意的找了一個地方躺下,趴著用那雙眼望著黑子。

 「告訴你,沒有關係,」舔了舔嘴唇,貓人輕哼兩聲不曉得是在笑還是不屑,「我叫紫原,紫原敦,反正我也沒有地方好回去。」

 「你呢?你叫什麼名子?」紫原望著黑子的臉,嗅了嗅空氣,「很乾淨的味道,我很喜歡。」
 「……黑子哲也,我叫黑子哲也。」
 黑暗中,紫原的貓耳動了動,然後裂開嘴露出兩顆小虎牙、十分慵懶的笑了起來。
 「那以後就叫你,小黑子。」
 


 從那天開始,紫原就在住了下來。

 像是知道黑子會因為他的伙食困擾,紫原很少主動提出說他要吃什麼,永遠只是一大早出門,回來後手裡拿著種類不一的甜食,看起來像是有人給他的,或者是他偷溜進山腳下的便利商店拿回來的。
 山貓的本領總是以無聲無息為主。
 黑子也從不加干涉,平常就只是靜靜的做著平常他會做的事,清掃、祈福,還有吃飯、午睡等日常生活動作。
 和平的相處──除了當紫原耍賴般的趴在黑子身上打著哈欠、妨礙他進行打掃時。

 「紫原君,請不要把你全身的重量壓在我身上,我扛不起兩米的男性生物。」用那雙淡藍色的雙眼不滿的撇了一眼正把他的肩窩當枕頭蹭的大貓,黑子表示很困擾,「就算撒嬌也沒有用,不然我就把你每天拿回來的美味棒藏起來。」
 「唔、小黑子好過份。」軟軟的垂下尾巴、耳朵往後一倒,紫原癟著嘴露出了委屈的表情,「小心我咬你喔。」
 「你不敢咬的。」
 總是平平淡淡的聲音,只有此時此刻才染上點笑意。
 「誰說的。」像是要證明自己敢咬,忿忿的在黑子白皙的肩頭留下兩個小虎牙的咬痕,紫原卻又在咬完後舔了舔泛紅的地方,「小黑子像草苺口味。」
 沒辦法理解紫原跳躍的思緒,黑子總是選擇用沉默當做回答。
 
 黑子以為──或者是自認為──紫原會永遠留在這裡。

 寂寞的生活有了另一個人陪伴(貓人也是可以的),總是比較有趣,黑子漸漸習慣在掃地的時候總是會有人無聲無息的從背後撲上來,下午午睡時會有人蹭著蹭著摸到他的膝蓋上、把他的大腿當枕頭睡覺,總是可以在自己住的木屋的某個角落、發現小小一把的美味棒和幾盒Pocky,到了春天還要處理開始脫毛的某貓,滿屋子都是紫色的頭髮。

 「小黑子──把我的Pocky還我──!」
 「再吃你會蛀牙,除非你答應我學會刷牙。」
 「好啦好啦隨便啦──沒有Pocky我會死掉的──」
 每當他收起被窩在角落的零食,總會在某貓回來後聽到這樣的哀號。

 「小黑子陪我玩、陪我玩♥」
 感覺到臉頰被人捧起,黑子被迫用極為困難的角度仰起頭──感覺到脖子幾乎要被折成兩半──看著紫原閃著光芒的貓眼。
 「紫原君請放開我,不然我會先被你扭斷脖子。」
 「放開就要答應陪我玩喔?」
 每當他站著發呆的時候就一定會有隻大貓從旁騷擾。

 「小黑子,我睡不著。」
 原亮的紫色貓瞳在黑暗中望著他,像是兩盞小燈,長長的手臂朝他伸過來、把他撈進懷裡抱著。
 「乖、閉上眼,數一數Pocky你就會睡著的。」輕輕拍打著不小得比自己寬廣上幾倍的背部,感覺到在自己頭頂上的呼吸從急促轉為勻稱,最後出現小小的呼嚕聲,黑子才會闔上眼跟著進入夢鄉。

 兩人就一起生活,度過完整的四季,從紫原來的秋天來到了隔年的冬末。

 當紫原那天早晨一如往常的溜出神社、去拿東西吃,但是到了傍晚,卻遲遲不見那巨大的身影配著不搭調的貓耳和貓尾出現在鳥居外面。
 黑子總是平淡無漣漪的心裡出現了一絲波動,名為「慌亂」的石頭砸進了平靜的心湖,激起了水花。
 不要急,總是會回來的。
 提著掃帚、站在鳥居旁,望了一眼蜿蜒的小路,黑子這麼告訴自己。
 掃帚重新擺動,但是紫原那一天,卻沒有回來。
 


 距離紫原消失的日子,至少有兩個月了。
 但是黑子卻無從得知到底紫原是去哪了。

 他不曾問過他的身世、不曾問過他的底細,更不曾嘗試要深入了解他這個人,總以為他會就這樣黏在自己身邊直到下一個春天來臨、下下個春天來臨,直到永遠。
 現在黑子的例行公事用又多了一件,就是每到傍晚就提著掃帚靜靜的站在最初撿到紫原的地方,將視線放遠到蜿蜒小路的最末端,期待許久不見的人再次從小路的末端出現、露出一對小虎牙朝他綻開慵懶的笑容,然後用總是有點拖延的語調叫著「小──黑──子──我回來囉──♥」
 但是每次希望總是落空,等到太陽下山的那一秒,出現在小路末端的都只有落葉,而不是一個身長兩米、在夕陽照耀下帶著紫色光芒的身影。
 黑子沒有辦法形容這種感覺是什麼,心中好像有哪一部分被掏掉了,很空。

 令人寂寞的想流淚。
 


 近乎是深夜的時候,近兩個月來一直都只有淺眠的黑子突然聽到在黑暗中傳來的粗重喘息聲──和很偶爾,會聽到那似人裝貓咪聲音的咪嗚聲。
 迅速的起身拉起掛在牆上的掛袍,黑子隨手抓起掃帚當做防身工具、快速的往聲源發出的位置移動。
 在不遠處的地上倒了一個身影,濃厚的血腥味散開和半夜的薄霧混在一起,帶有一種黏稠的詭異感。

 黑子悄悄靠近。

 這時,月娘卻像是開個大玩笑,從濃濃的雲層後探出了頭,瞬間銀色的月光灑滿大地,一雙紫色的貓瞳一如黑子所熟悉的那樣迅速縮小,變成像是一條線一樣的細長。

 「……被人類抓走了,不過因為名字還在小黑子這裡,所以又跑回來了。」
 黑子幾乎是不能呼吸的看著那沾滿了血跡、卻還是硬要撐著露出兩顆小虎牙的大貓,像是第一次相遇一樣無力地靠在鳥居旁,只是一次是昏倒、一次是清醒的。
 「而且還有Pocky藏在小黑子這裡。」
 竟然都快喘不過氣了還要補充。
 黑子手裡的掃帚掉在地上,但是他卻沒有管那隻已經陪伴他快要二十個年頭的竹掃把,而是直直往他的大貓跑去。

 「……竟然會被人抓走,太笨了吧。」
 顫抖的摸上那具沾滿了血跡的身體,黑子慶幸的發現傷口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少,雖然就一般人來看依舊多的令人瞠目結舌。
 「沒辦法啊……聽到有人說要挖了這座山,一氣之下就自投羅網了。」
 幾滴水落在手背上,黑子卻不知道那到底是那隻貓的血還是自己的眼淚。

 終究還是回來了啊,他的大貓。
 


 幾個月後。
 「小黑子我手不能動、餵我Pocky,啊──」
 張大嘴,露出兩枚小虎牙。
 「傷早就已經好了,自己吃。」
 回應他的是淡然的聲音,還有印在那雙淺藍色眼眸裡永恆的笑意。




Fin.


---------
抱歉如此晚才貼出來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