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0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黃黃】後悔即是魔鬼

  黃瀨感覺頭一陣劇痛。
  撐著身體從地上坐起來,從太陽穴的位置傳來陣陣的麻疼。
  勉強睜開眼看著黑漆漆的四周,黃瀨覺得有點暈眩、腦袋發脹。
  ......為什麼他會在這裡.....?
  啊啊、對,因為在海常球隊放學練習的時候狠狠被籃球砸到,所以暈了過去。
  可是這也不對啊?他應該醒來要在保健室而不是這個黑漆漆、身手不見五指的地方。
  坐在地上等待那股劇烈的頭痛過去,感覺人稍微舒服一點、黃瀨才有些蹣跚的從地上站起來,望了望四周。
  除了一片黑暗什麼也沒有。

  突然,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好像有兩三個人在走路、紛紛亂亂,但是聲音很細微,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要不是因為四周實在是太安靜,根本沒有辦法聽到那細瑣的腳步聲。

  「........誰......?」
  黃瀨忍不住開口,聲音回盪在黑色的空間。
  並沒有人回答。
  然後聲音開始放大,遠處傳來了腳步聲以外的東西,學生的喧嘩聲、腳踏車的鈴聲、教師們討論的聲音,還有門口警衛叫學生遠離車子出入路徑的警告哨聲。
  最後黃瀨聽到一個很陌生卻又很熟悉的聲音,學校鐘聲。
  眼前一片黑突然開始扭曲,宛如石子丟入水中般起了漣漪、向外擴散開來,色彩慢慢的浮現出來,最後交織成每一天學生放學回家的場景。
  黃瀨看到了一個很熟悉的人。

  青峰大輝不曉得看著誰笑著、從他面前走過,背景校門口印著的是大大的「桐皇」兩個字。
  黃瀨發現自己宛如看電影般看著眼前巨大的影像,放學時候會出現的畫面、會出現的聲音都是那般真實,但是他想要發出聲音、想要移動卻動彈不得。
  只能眼睜睜站著的看著眼前的畫面。

  他一直憧憬的那人咧嘴、扯開了笑容,嘴巴開開闔闔似乎正在和人聊天,但是黃瀨卻聽不見他到底在講什麼,那雙霄青色的眼閃爍著光芒、看起來充滿了生機,帶著國中時他打著籃球才會綻放的熱情。
  黃瀨在上了高中之後還沒有看過那個人笑的這麼開心、如此沒有心機,從來沒有。
  隨著青峰拉著書包快速的向前邁了幾步,然後又轉回來倒著走、笑著邊走邊聊天,黃瀨這才看清到底一直走在青峰令一側的人是誰。
  黃瀨呼吸一窒。

  --他看到了,他自己的臉。

  那個和他長的一模一樣的人身穿桐皇高中的制服,本就白皙的皮膚在深色制服的襯托下顯得格外蒼白、幾乎帶了一種病態的神色,周圍的女生聚成一小團一小團、不時用手指指著那個人,然後傳來一陣陣興奮的尖叫聲。
  黃瀨聽到那些女生指著影像中的那人,尖叫:「黃瀨涼太」。
  那雙和他一模一樣的琥珀色眼睛帶著許多他曾經懷有、現在卻已經放棄的感情看著轉過來與他聊天的少年,一點也不在乎周圍的人的注目,只是專心一意的看著那個有著黝黑皮膚和燦爛笑容的人,彷彿他眼裡世界只有他一個人。
  左耳的青色耳環,閃閃發亮。
  不曉得講了些什麼,一直和那個「黃瀨涼太」保持著一小段距離的青峰大輝突然整個人笑開、看的出來絕對是在大笑,然後逆著人潮向前幾步、勾上了那個「自己」的肩膀。
  黃瀨看到那個「自己」同時也露出了美麗的笑容。
  那幅景象狠狠的攻擊著黃瀨的理智。

  景象突然又散掉,再次凝聚起來的時候已經轉移到比賽到一半的球場上。
  時間剩下最後的1分鐘。
  他看到那個「自己」身穿桐皇5號的黑色背心,手中帶著籃球、自地面一躍而起,周圍的觀眾傳來如雷貫耳的歡呼聲。
  然而在即將灌籃的那一刻,敵隊球員其中一個特別高大的中鋒--黃瀨目測最少有190公分--同時也伸長了手臂、要狠狠朝影像中的自己蓋一個大火鍋。
  觀眾的噓聲和驚呼聲交織在一起,眼前的景象宛如成了慢動作播放。
  即將離手的球竟然再度被人拿回了手上,不顧動作已經完全失去平衡,從空中墜落的自己用不符合人體工學、極度不可思議的方式將球舉過的頭頂、往後一拋。
  球飛越了籃框、飛到了邊界之外,但是還沒有落地。
  一個人影竄過防守的人之間、然後跳起。
  靛青色電光閃過,橘色的大球落到了一雙黝黑的大掌之中。
  半空中的人影宛如黑豹一樣拱起背脊,他看見影像中的黃瀨涼太露出了勝利的笑容、然後沒有任何防護的墜落在地板上。
  橘色的球再度用拋物線的方式飛起,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在還沒有落地前又被拋了回去、從球場線外飛回球場內。
  然後垂直的,掉進了籃框之中。
  哨聲響起,比賽結束。
  面板上顯示殘酷的數字,比數188比51。
  青峰笑著朝跌坐在地上、身穿桐皇球衣的「黃瀨涼太」伸出手、卻不太像是要扶他起來,看的出來那一跤著實摔的不清,地上的人緊緊皺著眉頭、卻還是魏魏顫顫的伸出手。
  黃瀨屏息。

  擊掌、握拳。
  兩拳相碰。
 
  頭中傳來一陣劇痛、眼前一下子發黑,等黃瀨再度清醒過來的時候影像已經完全消失不見,周圍又剩下黑暗。
  心臟還在劇烈跳動。
  幾乎是痛苦的收縮。
  那幅影像,是進入海常的黃瀨在夢裡夢過千百遍、想要卻永遠也得不到的。
  和青峰在球場上擊拳,合作無間。
  青峰是他的指引光芒,他是襯托青峰的黯淡光芒。
 
  腳步聲再度傳來,叩、叩、扣,是皮鞋鞋跟敲擊在地板上的聲音。
  黃瀨朝著聲音的來源抬起頭,發現能動了、急急忙忙的想要追過去。
  才剛邁出第一步,突然有人朝他的頸子吹了一口氣,不是冰冷而是有些溫熱、人類的氣息。

  「嘿、黃瀨,你在找我嗎?」

  黃瀨轉過身,看到的是原先影像中穿著桐皇制服的另一個他站在他面前,只是他突然不再只是一個圖像、成為了一個真真切切存在的人。
  黃瀨警界的往後退了一步。
  「.....你是誰?」
  「我?」像是對於這個問題敢到好笑,對方笑著哼氣,「我是黃瀨涼太啊。」
  說完還刻意轉了一圈,展示他和他如初一徹的樣貌和體型。
  停下腳步的人看著他,勾起了微笑。

  黃瀨不知道原來自己也可以做出那種帶著純然惡意的笑容,宛如惡作劇完後感到滿足的孩子,天真又殘忍。
  「我是你、你是我,我不是你、你又不是我,」宛如打啞謎般的話語從那好看的唇型吐出,「我是黃瀨、你也是黃瀨,我是在桐皇的黃瀨、你是在海常的黃瀨,不覺得很棒嗎?」
  咯咯笑了起來,身穿著桐皇制服的人伸出了纖長的手指,刮過黃瀨的臉頰、脖子、鎖骨,最後停在黃瀨的胸口。
  心臟跳動的那個位置。
  「痛苦嗎?看到那幅景象你痛苦嗎?」宛如惡魔般的吐息,「想完成的事、被別人完成了,但是這個機會--卻是你親手放開的。」
  「是你,選擇了海常、而不是桐皇。」
  慵懶的倚著黃瀨的上半身,身穿桐皇制服的「黃瀨」媚惑的笑了笑:「所以怨不得別人,選擇的結果必須由自己承擔。」
 
  選擇的結果,必須由自己承擔。
 
  一字一句都重重的打在黃瀨心頭。
  後悔嗎?
  .....他不知道。

  「後悔嗎?我想連你自己都不知道吧。」眼前的人持續彎著嘴角,像是看透一切般笑瞇了那雙上翹的貓眼,「千萬不要後悔喔!」

  「後悔即是魔鬼,記著,如果後悔了,就會是我出來取代你的時候呦♥」

  警告般的話語消失在空氣當中。
  被人用力一推,黃瀨眼前一黑再度失去了知覺。

  「黃瀨、黃瀨?你還好嗎?」
  有人在叫自己。
  黃瀨張開眼,看到的是笠松幸男擔心的大臉。
  任由隊友將自己團團圍住吱吱喳喳,黃瀨沒有作聲。

  夢,持續潛伏著。

  --記著,如果後悔了,就會是我出來取代你的時候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