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17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青黃】喜歡的滋味

   「黃瀨你拿著什麼?」
  一個重量驀然壓上他的後背拌隨著懶洋洋的問話,粗糙的短髮貼在頸側傳來一陣騷癢感。
  「啊呃.......粉、粉絲做的巧克力餅乾啦。」
  乾笑著回應著對方的話,手中裝地滿滿的精緻小袋子傳出一陣陣餅乾的香氣,像是印證了他說的話不疑有假。

  「小青峰要吃嗎?」從袋子裡掏出一塊餅乾,湊到那人唇邊,「我還沒吃過呢、不曉得好不好吃。」
  怎麼可以開口說那就是他自己做的餅乾。
  一個大男人這樣、肯定會被嫌棄的。
  掛起他最熟練的微笑,他期望可以完美掩飾掉他的不安。
  「竟然把我當成實驗品,不好吃當心我扁你。」
  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是掛在他肩膀上的人聞言還是乖順的張大嘴、宛如大白鯊在吞噬小魚般將那片餅乾一口給奪入口中。
  拿著餅乾的指尖不小心擦過了那兩片微涼的唇瓣,讓他忍不住顫抖了一下,覺得四周的溫度有些身高,也不曉得是因為後面的人貼著他的關係還是純粹的心理作用。
  不曉得好不好吃呢?那可是他失敗又嘗試、失敗又嘗試好幾次才做出來的成品。
  「唔...不錯啊,」含糊不清的說著,伴隨著喀哩喀哩咬餅乾的聲音從耳畔傳來,「你粉絲做的東西還蠻好吃,挺賢慧的啊,哪天介紹給我認識吧?」

  一句「那是我做的」差點脫口而出。
  完蛋了。
  感覺到身體開始不自覺開心到顫抖,他咬著下唇努力不攘自己露出奇怪的笑容。

  「.....說什麼呢,我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呢。」撐起微笑推開貼在自己背上的人,用力把手裡的餅乾袋塞入對方手中,「我最近正在減重,既然小青峰喜歡那就給你好了。」
  對方眨了眨霄青色的眼,只是看著他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

  該不會被發現了吧?
  不、不可能,明明只是個腦袋一點都不靈光的籃球笨蛋,不可能這麼敏感的。
  結果在腦裡千百個想法閃過的同時,一片帶著巧克力香氣的餅乾就被塞到了他嘴裡。
  順著還停留在餅乾另一端的黝黑食指往上看,看到的是他最崇拜的那人皺著眉頭、有些不悅的臉。
  「減什麼重啊你,都已經瘦到可以摸到骨頭了還減重,可不要學外面那些減肥減到連胸部都要沒有的女人一樣,超噁心的,」嫌棄的句子,但是卻是關心的代表,「給我吃下去。」
  乖乖把嘴裡的餅乾一口一口咬碎給嚥下去,嘴裡充斥著屬於巧克力甜甜的滋味,甜的有些過頭了、恍惚之間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心理作祟還是自己真的在製作過程中放了太多糖。
 甜的他幾乎要失去理智在一瞬間把那句「你喜歡要多少我都做給你」都說出口。
   將幾乎要溢到唇邊的心意隨著餅乾一起吞下去,他漾起了笑容。

  喜歡嚐起來如何?
  --大概就是砂糖和巧克力的滋味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