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0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青→黃←赤】請給我一個pass

   走到坐在一旁實習的某模特兒身旁,赤司征十郎愜意地坐了下來,沒有漏看對方從頭到尾都沒有注意到他而把一顆心都擺在另一人身上的表情。

  「……涼太,我把你找來是請你好好學習『大家』的能力,不是要你只學會大輝一個人的技巧,」拿起手上的水瓶,赤司毫不猶豫地往那顆金燦燦的腦袋敲下去,期待可以敲醒那顆因為過度崇拜而顯得盲目的腦袋,「你最好給我專注一點,不然待會就出去跑圈。」

  被赤司一敲給驚嚇的到人宛如大狗般抖了抖身子,然後乾笑著轉過來望著他,琥珀色的眼裡閃動的是恐怕連當事人自己都不懂的感情。
  然而他這個旁觀者卻特別清楚那是怎樣的情愫。

   就是因為太清楚,所以才會感到如此嫉妒。

   「小赤你等等嘛,」小模特雙手合十朝他吐了吐舌頭、撒嬌般的眨眨眼,「小青峰最近好像又學會了新招啊、帥的很,我想要仔細看看。」
  「……要是看了變的和大輝一樣傻那可怎麼辦。」
  低聲的回應,赤司很清楚這樣的音量不會把他想要傳達的想法送到對方耳裡,果不其然沒聽清楚的某人立刻無辜地張著眼:「小赤你說什麼?」 

  「……我什麼都沒說。」
  伸手捏了一下那張精緻到令人費解的臉蛋,赤司垂下眼簾、撒了謊。
  他不是某兩個笨蛋,一個追人追的不亦樂乎、一個被人追著嘴上說不開心還不是心裡爽的要命,他太清楚他自己內心的想法以致於「喜歡」這一詞對他來說實在太過遙遠。 

  他真心喜愛的玩具是不可能會看著他。
  多麼愚蠢,他望著心上人的背影,但那人卻望著另外一個人的背影,這場追逐永遠不會停止。  

  「……涼太,今天放學陪我去挑步鞋怎樣?」
  心不在焉的灌著水,感覺到冰涼刷過咽喉、最後衝進身體內部,希望這樣可以冷卻他一瞬間過熱的腦袋,回復到那個永遠冷靜的赤司征十郎。 
  他知道對方今天有和人約1on1,所以心中早已認定會得到拒絕的答案。
  只見被提問的人愣了一下,然後歪著頭像事在考慮著什麼,然後露出燦爛的笑容:「……好啊。」

  欸?

  把水瓶放下來,赤司表面上冷靜但是心裡突然出現剎那的空白,怎樣都沒有想到會得到肯定的答覆。

  「你今天不是和大輝有約?」
  「啊?小青峰喔。」對方騷了騷那頭金色的短髮,「沒關係啦,要找他1on1時間多的是啊,這可是小赤第一次約我出去逛街了,機會難得怎麼可以不好好把握。」
  說完不忘附上專屬他的標記白癡燦笑。

   「不會去做他做不到的事。」
  赤司從小到大對自己要求一直都沒有別的,大概也就只有這一條。

  但是黃瀨涼太卻是個例外。 
  或許就只為了這一個笑容,也值得他去嘗試得到不應該屬於他的東西。 

  赤司不自覺勾起嘴角,站起身揉亂了那頭好摸的金髮。 

  「說好話討好我也不能減少明天的練習量喔。」
  「咦--連請小赤吃晚餐都不行嗎?」
  「嗯呼,如果你先去揍大輝兩拳成功了我再考慮看看。」
  「什麼啊!小赤大壞蛋!」

 
  畢竟說不準哪一天,小模特的「喜歡」也可能像是被黑子哲也打偏的傳球,傳到他這裡來也說不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