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7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赤火赤】Ambition never has its fill.(欲望無止盡)

   人的慾望是毫無止盡的。
  有了這個、便會想要其它自己得不到的,這就是人類的本性。





  靜靜倚著觀眾席入口處的牆壁,從遠方往下看著成凜高中和一所蠻出名的強將學校--雖然就他評估起來,連個阻擋用的步兵都稱不上--進行友誼賽。
  今天他沒讓隊上其他人跟著,一來是因為沒這個必要勞師動眾,二來是因為連他自己都只是一時興起而擅自跑來看這場比賽,這樣子毫無計畫可言的事情要是傳出去了、話可不好聽。
  
  赤司征十郎,這五個字代表的就是理性與勝利、不容許任何錯誤和失敗。

  看著成凜籃球部隊員中從一旁的入口魚貫而入,那一頭水藍色的頭髮和微薄的存在感,或許對於觀眾席上的其他人而言幾乎是視而不見;然,對他而言,這人可是他一手琢磨出來的璞玉、怎麼可能會如同那些販夫走卒不懂這塊美玉的價值。
  但是今天他的重點卻不是他早已熟悉的昔日隊友。

  或許會讓那原本存在感就已經很低的少年如今更是幾乎要消失不見,就是他旁邊站了一個太會吸引人目光的吸睛體--那個擁有豔紅髮色還有烈焰般燦爛眼神的男人。
  火神大我。
  這名子他多少已經耳聞,卻沒有想到人如其名、就是活生生一把正在燃燒的火炬,如此搶眼。
  
  下意識的捲了捲已經長長不少的鬢角,他沉了沉眼色。
  識人之才是他的長項,只要是個明眼人都看的出來火神在籃球上的優勢:身高、氣勢,還有那渾然天成的野性,但他知道火神大我所擁有的、並不只這些。
  如果說黑子哲也是塊璞玉,那麼從一開始的被發現、到後來的打磨成玉就已經是一道難關,但是俗話說「養玉」,剛琢磨好的玉價值不菲、但絕對算不上好貨,一塊上等美玉還需要經過長時間被人戴在身上、長時間與人氣接觸,經過數十年顏色會再發生細微的變化,最後達到玉類的頂尖。
  就如同黑子,他的才能或許是被開發了,卻會隨著王牌和隊友能力的高低強弱仍有所變化,說好聽點叫與團隊共進退,說難聽點就叫倚賴他人、沒有自己的穩定性,要成唯一個頂尖的「專家」仍然有條好長的路要走。
  但是火神大我就不同了。
  火神是一塊上等的鑽石,打磨成形的過程比玉還要來的更加繁複,但是一旦脫塵土而出、它就是珠寶界中的佼佼者,不需要多餘的修飾、不需要再長時間的培養,擺出來最奪人耳目的就是它。
  
  看著火神上籃的動作,不自覺幾近煩躁的咬了咬下嘴唇。

  --成凜在浪費人才。
  他們正在親手毀掉一顆原先有可能大放異彩的鑽石。

  他已經培養和擁有許多人才,不管是現在那群曾經被稱為「無冠的五將」的男人,還是過去曾經被誇為「奇蹟的世代」的隊友,但是他總是覺得少了些什麼。
  
  看著火神大火拎起前襟擦著汗、和黑子哲也拳頭相擊的畫面,他深呼吸一口氣、將心中的躁動感給壓下去。
  是的,他縱然有了許多可觀的佳績、但他還是覬覦著那些他所得不到的東西,例如未來更多的勝利、例如所有優秀的人才、例如正在等著被開發的璞玉們。
  例如,火神大我。
  
  食指頗帶有興味的敲了敲牆壁--這是他思考時容易出現的小動作--赤司征十郎邁開腳步往體育館外頭走去。
  雖然成凜目前還落後十來分,赤司仍然可以非常肯定的說最後贏的肯定是成凜高中。

  走出體育館前,他聽到屬於比賽結束時機械會想起的刺耳聲響。
  「......72比61,成凜高中獲勝,列隊!」
  隱隱約約地,裁判的大吼從內部傳來。

  他的預測與目光,從來不會出錯。
  哀悼般的垂下眼角、走到艷陽之下--是真心還是諷刺,沒有人知道--血紅色的眸子只有那麼一瞬間回頭瞥了一眼體育館,便頭也不回的朝著車站的方向行去。
  只能惋惜,當初火神大我沒有選擇洛山高中、而是名不見經傳的成凜。
  那是火神所放棄的機會,他無權干涉。
  


  --但是他可以在賽場上教會那頭老虎:他的選擇是錯誤的

  赤司征十郎不自覺露出噬血的微笑。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