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7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紫赤】甜點屋

1

   許多人總是重複著問紫原敦同一個問題。

  「對於其他『奇蹟的世代』的成員,你有什麼樣的想法?」

 

  而紫原敦也總是用那一貫認真的表情、同樣的答案回答這個問題。

  「如果說青仔是很苦很苦、很黑很黑的巧克力,那小黃仔就是很甜很甜、和巧克力很搭,但是放久就會過期的牛奶;小綠仔是情人果,有點酸、不過還可以接受,而小黑仔肯定是棉花糖,看起來香香軟軟的、咬起來沒什麼實感,吃起來連塞牙縫也不行。」

  然後換來訪問者一愣一愣的表情。

 

  有些人可能就此作罷、不再詢問下去,不過還會有更多人不死心地接著問:

  「那赤司征十郎呢?」

 

  這種時候紫原敦還是會維持他一直以來的風格,慢吞吞的眨了眨眼、思考般的歪了歪頭,像是小孩面對大人詢問「你為什麼會喜歡這台玩具車」時一樣露出委屈又困惑的表情,用宛如在控訴「你為什麼不了解我」的表情開口:

 

  「……小赤,就是小赤啊?」

 



2 

  對於紫原敦來講,第一次遇上赤司征十郎是個很值得回味的經驗──大概就和第一次吃到蹦蹦糖一樣有趣。

 

  其實紫原一直不太懂其他人在想些什麼。

  長的比別人高一點又怎麼樣呢?不過就是Pocky和棒棒糖的差別。

  長的比別人壯一點又有什麼好怕的?也不過就是夾心餅乾和蘇打餅乾那麼一點點份量上的差異。

  還不一樣都是甜食,進了嘴裡都成了一遍甜味。

 

  所以當他被人堵在校園角落的時候才會一直不明白這一些像是小螞蟻一樣的人團團把他圍起來到底有什麼意義、他又不是餅乾也不是糖果。

  所以當他被人擋住去路、不能去買零食的時候他才會覺得這麼委屈,為什麼總是有人要制止他吃東西。

  正當他想要把這些明明就不認識、但還想要阻止他邁向便利商店之路的人全部捏碎的時候,赤司征十郎這個人就這樣出現了。

  

  「──你們,怕一個身高一米九的人就帶十幾個人來堵,真是夠難看的啊?」紫原仍然記得清楚,赤司征十郎當時是怎樣抱著胸、倚著學校圍牆,似笑非笑的望了過來,那雙紅黃雙色眼裡閃爍著奇妙的光芒,「雖然我看對方也不怎麼怕你們,不過以防萬一我還是請老師來了,是要先跑還是等難堪、你們自己選選。」

  

  當時紫原就不知道要怎麼給赤司征十郎這個人下評語了。

  並不是指赤司看起來不好吃,而是天生就帶有野性直覺的紫原知道,有時看起來過分精緻與美麗的食物反而帶著劇毒,只吃一口、就可以致命。

  大概赤司就是那一種。

  這就是紫原敦赤司征十郎的第一印象。

 

  「……真是抱歉啊、壞了你的雅興,紫原君,」看著那群小螞蟻一哄而散,確定所有人都跑的不見人影,赤司才踏著不疾不徐的腳步走了過來,「我這樣是否有些多事?」

  紫原搖搖頭。

  媽媽教他不可以亂和陌生人講話,雖然赤司看起來並沒有攻擊性。

 

  「……老師呢?」

  聳著眼角看著站在他面前、身高只到他胸口的男人,紫原悶悶的吐出問句。

  如果老師沒有要來他就要去買零食了。

  這是紫原敦當時唯一的念頭。

  「啊、那個,唬他們而已啦,」赤司像是一點也不在意他心不在焉的問句,好脾氣的笑了笑,讓那張看起來白白嫩嫩很好吃的臉令人更想咬一口,「我是有事情才來找紫原君的……我可以叫你敦嗎?光是紫(murasaki)的發音就好長、有些饒舌。」

  

  急著去買食物果腹,紫原不怎麼介意的胡亂點點頭。

 

  「我是想問,敦要不要加入籃球部呢?」

  當時站在陽光底下的赤司征十郎像是在說著「天氣真好」般提出了邀約,那樣子輕鬆、那樣子隨意。

  

  籃球、對。

  紫原知道這個東西,甚至可以說是熟悉,國小老師曾經說他非常適合打籃球也說他很有打籃球的天份。

  「天份」。

  紫原很喜歡這兩個字,因是那是少數人才有的東西、就像是限量甜點。

  

  「──有什麼好處嗎?」

  紫原第一次認真的對上那雙異色眸子。

  那雙眼睛像是對這問題感到新奇般眨了眨,有什麼東西強烈的傳達過來、像是赤司征十郎的欲望,也只像是純粹的試探。

  

  「……有喔,只要加入籃球部,敦想吃什麼、我就給你什麼。」

  沉默了一下,最後赤司征十郎是笑著這樣回答。

  

  紫原只記得當時好像被那笑容給混懵了,如同蹦蹦糖在嘴裡炸開的驚奇感。

  

  反正有東西可以吃就好了,而且還不用花零用錢。

  紫原敦重重的點了一下頭,像是簽下了什麼契約般、掏出口袋裡媽媽給的蹦蹦糖放進赤司征十郎的掌心裡。

 



 

3

 

  「帝光中學提出暫停要求。」

  裁判的哨聲響遍整個體育館。

  「敦,你在做什麼?」

  赤司征十郎的聲音聽起來有點遙遠。

 

  明明在生氣呢,為什麼話裡卻還是帶著笑意?小赤真是難懂。

  紫原偏著頭看著走到他面前的男人。

  

  「站在籃框底下動也不動,你到底怎麼了、敦?」

  赤司沒有發怒也沒有大聲,只是仍然維持著冷靜的表情、淡淡的笑容,每次每次都是這個表情,不曾因為任何事情改變。

  「……我餓了,小赤。」

  紫原委屈的癟起嘴、感覺從腹部傳出陣陣嘶鳴,今天早上只吃了兩包薯片,他把其他的零食都忘在家裡了,但是今天卻有比賽、根本不夠他吃。

 

  站在籃球場上很煩。

  看著敵方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徒勞無功地跑來跑去、更煩。

  青仔和小黃仔在一旁吵的很、總是吵著誰要去接小黑仔的球,連同觀眾的喧嘩變成一遍嗡嗡聲,吵的他煩得連動都不想動。

  

  然而赤司征十郎聽了他的話,卻沒有露出絲毫生氣的表現。

  「不然這樣吧、敦,如果你待會拿下最多分,比賽結束我請你去吃甜點屋?」

 

  為什麼呢?小赤總是可以這樣子笑著接受他的要求。

  紫原低頭看著赤司、像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他所做的那樣,沒什麼精神的眼望著赤司像是在探究他話裡的真偽。

  最後伸出那雙大的幾乎能一手掌握籃球的手、掌心朝上。

 

  赤司征十郎勾起嘴角、幾乎不可察覺的笑了,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一顆包裝小巧可愛的糖果放到紫原手上。

  紫原敦並沒有當場將糖果吃下、而是放進包包裡,接著從裡面掏出了深紫色的髮圈。

  及肩的紫色長髮被人束到了腦後,如同主人般沒什麼精神的垂下。

 

  「說好了喔。」

  「我從來不騙你。」

 

 

  最後他們贏了。

  青峰大輝那次極度不甘心的第一次沒有奪得全隊進球最高分的殊榮。

 

  「那我和小青峰走這邊、大家先掰啦!」

  「嗯。」

  赤司征十郎笑了笑。

 

  站在赤司的身側看著小黃仔開心的朝他揮揮手,紫原晃了一下手臂當作是回應,然後從包包裡掏出那顆一直沒有吃的糖果、拆開、扔到嘴裡。

 

  「哲也你一個人回去可以吧?」

  赤司轉向另外一邊、幾乎要消失的人影,本來就蒼白的臉色好像因為打了一場比賽而更加慘白了,看起來像是走一走就會暈倒。

  「沒問題的,赤君。」

  「我看還是請真太郎陪你吧?」

  「為什麼是我!今天巨蟹座和水瓶座……!」

 

  「真太郎?」

  赤司將笑著的臉轉向面對臉色鐵青的小綠仔。

  綠間像被噎到般、突然閉上了嘴。

  「……我知道了。」

  最後心不甘情不願的接下了送人回家的任務。

 

  看著人都走遠,赤司這才回頭、看著一直站在他旁邊默不作聲的紫原。  

  「敦、走吧。」

  篤定且毫無質疑餘地的命令句。

 

  看著赤司踏著穩健的步伐、朝車站前那家有名點心屋邁去的身影,紫原重重的朝嘴裡那顆糖果咬下。

  喀啦。

  糖果在嘴裡碎烈、濃烈的香氣散開。

  

  如果說要給赤司征十郎一個評語,紫原敦還是不知道要如何下手。

  不過……

 

  「敦,你還在發什麼呆?」

  走遠幾步的人發現到他沒跟上來,回過頭來淡淡的問道,語氣仍然像是在說著「今天是個適合吃甜點屋的好日子」。

  

  「……沒有,只是覺得,果然小赤就是小赤嘛。」

  紫原打了個大哈欠,抓著書包跨大步伐、沒幾步就追上赤司的腳步,輕鬆且豪不費力。

  「什麼?」

  「沒有啦,什麼都沒有,我肚子餓、小赤。」

  

  「這不就去甜點屋了。」

  赤司征十郎的語氣透著紫原不懂的涵義,不過他也覺得他不需要去理解,畢竟他很早很早以前就把他最喜歡的那顆糖交到了赤司手上,所以現在赤司這樣子回報他也是對的。

 

  如果說小赤是什麼,大概,就是超級漂亮又充滿香味的甜點屋吧。

 

  紫原敦在聽到自動門打開後服務生整齊劃一的「歡迎光臨」時,忍不住這麼想著。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