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7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火黑】這次請讓我.....[虐]

   那一年,黑子經歷人生最寒冷的冬天。
  他的春天,一直等到隔年夏初青峰帶著他抵達美國,才開始慢慢復甦。



  站在草坪上,黑子看著和大狗一起玩的青年。
  背著光的人影有些模糊,那頭火紅的頭髮如此久沒見,好像長長了一些、隨風飄揚。
  印象中總是意氣風發的那人,現在的背影卻帶有一點孤寂,還有落寞。

  「......青峰?」有點不確定的疑問句,但是背著光的人卻沒有回過頭來,「我不就跟你說叫你別來找我了,找了也沒用,我不會回日本的。」
  然而沒有得到回應,青年暫停了一下。
  趴在青年身旁的大狗察覺到陌生人的氣息,開口吠了幾聲。
  「不是青峰嗎......」聽見狗的吠聲,背著光的青年轉過身、朝著聲音的方向望去,示意性的點了點頭,「你好,初次見面,請問有事嗎?」

  黑子幾乎哽咽。
  那一雙總是閃著光芒的暗紅色雙眼,沒有焦點,不再閃著他所熟悉的神采、洋溢著豐富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什麼感情都沒有的空白。
  但是有著這樣子一雙眼睛的人卻還是笑的燦爛,和他印象中的一模一樣。。

  「......火神君...你不怕狗了嗎......」
  黑子顫抖的開口,馬上看到青年瞬間渾身僵硬的站起來,也不管原本趴在他腿上休息的狗嚇了一大跳,就要加快腳步離開。

  哪能讓他跑呢?
  他的光把他一個人丟在了日本丟了整整一年、整整一年毫無音訊,留他在日本一個人從原本的樂觀轉變為擔憂,最後幾乎要到了絕望。

  衝上去從後面抱住那人。
  黑子貼著那個熟悉、寬廣的背,聞到的是從前他最熟悉的沐浴乳香味,眼淚不自覺順著臉頰滑下來。
  他的光失去了這個世界的光芒。
  但是他卻不知道,他的離開也等於把所有的光芒從自己的世界抽走,讓自己幾乎要成為被遺落在這個世界的影子。

  「沒有了光,影子要去哪裡呢.....」幾乎是泣不成聲的靠在火神背後,黑子喃喃開口,「光在哪,我就在哪啊....」
  「我不是你的光,再也不是了。」用力挪開緊抱著自己的那雙手,青年回過身來,明明看不見卻準確無誤的低下頭來、正面迎著黑子的臉--那是多年在一起培養出來的默契,「回去,滾回去。」
 宛如負傷的野獸,想要保護自己最後的掙扎。
 「你還有你的人生、我還有我的後半輩子,你還看的到你的未來,所以滾回去日本、回去完成你的夢想,」聽到黑子往前踏了一步、踩在草地上所發出的聲響,火神跟著退了一步,「不要過來,我叫你不要過來。」

 黑子幾乎要讓眼淚給奪去了視線。
 那是他溫柔的光,即使到了這種地步,都還是溫柔的替人著想。

 「......我已經和父母講了,我要到美國進修,近幾年都不會回去了。」
 黑子眼前的青年震了震,然後那兩道濃密的眉頭立刻皺起。
 「.....開什麼玩笑!我不需要你的憐憫!」幾乎要雌牙咧嘴低吼,「我一個人也可以活的好好的,沒有籃球、沒有人陪著我我還是可以!不要把你的人生葬送在我這裡。」
 「但是我不行。」黑子聽到自己的聲音在顫抖,簡直不像是他會發出的聲響,「沒有火神君,我不行。」


 他的人生,從出生以來,似乎就註定著被遺忘,點名時總是會被漏點、分組的時候總是會被人忘記存在、出遊的時候甚至一度被粗心的老師遺忘在荒郊野外。
 永遠都只有站在一旁,看著別人進行一切的事情,卻唯獨排除了自己。
 所以他學會放下感情、放低對事情的執著度,除了籃球。
 籃球教會他運用他的弱勢成為他的強勢,把弱小化為強大,讓他更加利用自己總是被當成「第三人」的特性,去敏銳的觀察球場上的動向,養成了他觀察人的習慣。
 被人忽視的人生是這樣子讓人寂寞,只有在球場上、在那群熟識的朋友身邊,才可以真正體會到「自己原來還是被人重視」的感覺。
 出了社會,這種感覺更加明顯,青峰往了美國發展、黃瀨成了日本頂尖的模特兒忙到連出來喝個下午茶的時間都沒有,赤司成職業棋士、帶著他的專屬甜點師傅紫原跑了個不見人影,誠凜的各位工作的工作、嫁人的嫁人,人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自己只能宛如局外的人看著這些曾經與自己有交集的人越走越遠。
 最後就連曾經約定好不棄不離的撘擋,都一聲不響離開了他。
 不是憐憫、不是同情,只是想陪著他、也再度利用他證明自己還是一個有用的人。
 

 「當不成我的光,沒有關係的,」牽起那隻僵硬的大手,黑子貼上那隻手的掌心,感覺從臉頰上傳來真實的溫熱,「那就從現在開始,我來當你的光。」
 這隻大手,曾經把自己拉離人生最痛苦最迷惘的時候,那麼現在就換他來吧!


 換他拉著他,走過他的後半輩子。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