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7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伏八伏】正確

   「你啊,總是沒什麼朋友呢。


  他在他的世界裡築起了一道高牆。
  這世界很殘酷、弱肉強食,所以他一直不相信人性,看起來總是歡笑著、互相扶持的人沒準下一秒就會翻臉--將他們以為曾經美好的世界給破壞殆盡。
  是的,他在觀望,冷眼、袖手旁觀。

  但是這平衡卻被打破了。


  「伏見猿比古,是吧?之前好像有聽誰講到你的樣子......」那頭有著宛如火焰般亮橘色短髮的人是這樣子毫無心機的敲響他塵封已久的城門,「一直陰暗地窩在這裡,不煩嗎?
  那是他第一次與八田美咲的相遇,那年他才十二歲。



  要說八田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大概可以用一個精簡的詞彙形容:天真。
  天真的接近每一個人,天真的把自己的信賴交付出去;天真的仰慕強者,天真的渴望成為強者;天真的覺得世界就是他所看到的那樣美好,天真的認為每個人都有善性的一面,天真的認為他所謂的「家人」就會永遠在一起。

  這就是他最討厭的類型。


  
  「美咲,你的便當。」
  「為什麼你總是跟我搶便當啊、臭猴子!不要留一堆青菜給我!!!!很煩啊啊啊啊--我也要吃肉!我要肉!肉肉肉肉!」
  「你以為你今天早上的牛奶是誰喝掉的?」
  「.......」

  對,他最討厭八田美咲,就連那三個音節的MiSaKi他都討厭的不得了,總覺得在開口的那一瞬間心中就有什麼在崩落,他千辛萬苦築起的城牆正在被一隻橘色的大老鼠給挖出一個大洞。
  他討厭他精神奕奕的聲音,討厭他笑起來總是會露出的那兩顆小虎牙,討厭他在經過他面前時總是刻意的秀一段滑板特技,討厭他午休的時候總是來找他吃中飯,討厭他每天早上都把牛奶給他喝,討厭他一切的一切......尤其討厭那個全然信賴、毫無芥蒂的咧嘴笑。
  怎麼世界上會有這麼令人討厭的人?

  「伏見,你喜歡美咲嗎?」
  總是笑嘻嘻跟在周防尊屁股後面的男人有一次這樣子問他了,帶著他一貫溫文儒雅的笑意還有那雙讓人猜不出心思的雙眼。
  「一點也不。」
  這個答案完全不需要讓人思考。
  「是嗎......真是毫無猶豫呢,」那個男人笑笑的倚上酒吧的高台,偏高的語氣轉了轉、像是看穿一切澄亮的眼珠目不轉睛的盯著他,「這個答案、你清楚就好了。」
  說完就這樣沒頭沒尾的走了,明明話題也是他先開的。
  雖然他本身也總是被別人說很難搭話就是了。


  赤組的人很乾淨、乾淨到某種讓人嗤之以鼻的境界了--這些人遲早會吃到苦頭,會被自己那把純淨的火焰給燒的一乾二淨。
  他自認為還是很冷靜、用第三者的角度去看這個「小團體」,但是卻總是有人要把那把火燒到他身上來。


  「猿比古,咱倆今天出去晃晃吧!前一陣子才想說要去換雙球鞋。」
  「臭猴子!草先生要我們出去買個東西。」
  「猿比古,來打架!打架!最近太少找人動手覺得身體都要生鏽了啊www」
  「咦?今天不一起上頂樓吃中餐嗎?我今天還多買了炸肉喔、炸的♥ 我有多買一塊你可不要全部吃光了!」
  「猿比古幫我喝牛奶啦、好可怕的味道,這到底是誰製造出來荼毒人的東西我要先去宰了他!」    
  一疊聲一疊聲喚著、喊著,好像從來都不會膩似的,從來不知道「放棄」這兩個字怎麼寫。
  就連他都好像要被那把最純淨的火焰、給燒到失去了理智,差點忘記最初也是唯一的理念--變強。




  
   
  之後他就離開了那個地方,因為他嗅到了危險。
  --被改變的危險。
  很不妙、真的很不妙,連他都差點要被同化了。
  說什麼也不能放棄最後一道城牆,和那群人同流最後只會惹禍上身。

  所以他很乾脆的離開了,不帶走任何感情、不帶走任何回憶。

  照理來講應該是要這樣。





  看著相片裡的人笑的燦爛,那頭短髮仍然是那樣耀眼奪目、那笑容數年來仍然沒有變過還是那樣的天真。
  他明明應該都把所有的東西都留在那邊了,為什麼看到這個笑容心中都還是會有一種窒息感、伴隨著那一聲聲記憶中的「猿比古」緊緊掐住了他的喉嚨。
  呼吸困難。

  「......可惡。」

  用力拿起筆將那張臉給塗黑,卻仍然不能消去心中那股煩燥感。
  毀掉吧。
  影響他心神的、不應該留著。
  既然那個人如此堅持他所謂的親情、友情,那就把一切都毀掉吧,用已經變強的自己來告訴他一句話:

  「--你是錯誤的。



  只有他,伏見猿比古的選擇,才是最正確的道路。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