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17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尊禮】王(R18)

   「滾開、你的味道令人作嘔。」




  明明眼神是那樣子嫌惡、明明推開他的手用力的好像真的再強調這句話有多麼真實,但是下半身卻緊緊絞了上來,白皙的頸子上泛起一遍粉色,微向左側的下顎拉扯著頸部肌肉、呈現一道極為美麗的線條。
  那雙冰冷、和他截然不同宛如大海般的眼裡有著厭惡--但更多的是情動。

  冷,宗像禮司整個人都冷的不得了。
  但是有挑戰性--讓一個有實力又討厭自己的男人懾服在自己身子底下,說不爽快絕對是騙人的。



  「我說過,不要在做愛的時候靠我太近。」


  嘴上這樣說著,但是現在兩個人的距離根本連根針都容不下,男人帶著喘息和不甘的聲音就這樣在耳畔響起、幾乎只會抽掉更多理智的語調像冰涼的水緩緩滲透到每個毛細孔,遇上火後卻徒勞無功的化為水氣成為一聲聲高昂的喘息。

  「你以為我好受嗎、宗像?」吁出一口氣噴在對方紅透的耳朵上,他知道怎樣的語氣會令對方更不服、更心生反感,「裡面咬的那麼緊,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啊。」

  十指交扣、親密到沒有任何距離。
  看著他自己的汗水散落在對方的臉、鎖骨還有那覆蓋著深藍色亂髮的額上,在昏暗的燈光下微微帶著閃光,心念一動便忍不住探舌、緩慢而挑逗的舔吮,換來更沉重的呼吸聲以及身下人不自覺的拱腰迎合。
  如同電擊般的快感讓他忍不住溢出一聲悶哼。

  誰知道被他囚在身下的男人聽到這聲音後反而得意驕傲地笑了。
  在劇烈的撞擊和快感當中早已汗水淋漓,髮絲凌亂的粘著曲線優美的臉龐、靛色眼裡帶著一絲絲淚水,即使如此狼狽,但是仍不放棄任何一絲反擊他的機會、那樣挑臖的笑了。
  
  「喔......?難不成你更喜歡我這樣子說嗎--」
  纖長的手臂勾了上來、緩緩摩娑著他的後腦杓與頸椎,微涼的唇幾乎要貼到他的耳上。



  「王,疼我。


  淡淡如水的嗓音帶著報復的喜悅、與那語調相反的熾熱吐息侵入耳裡像是重複剛才他對他所做的事情一樣惡劣,有什麼溼熱的東西貼上他的耳,接著而來的是輕淺的吸吮,然後慢慢加重力道、不客氣的嗤咬耳骨,傳來淫靡的水漬聲。
  一口氣換不上來,短暫的窒息感幾乎要掐斷理智線。
  
  他第一次動搖了,近乎溺斃於那致命的海水當中。

  屏息更深的侵入、快速的聳動腰部,看著對方臉換上愉快卻又痛苦的表情心中有什麼蠢蠢欲動,在迷離的神智之下眼裡只見那晃眼的白皙頸項。
  忍不住張嘴、狠狠咬下。
  幾乎帶著要咬下血肉的狠勁,滿意的看著對方吃痛的張嘴、伴隨痛呼和劇烈的呻吟,一瞬間迷離動情的神色像是一眼即逝的煙火那樣不真實。

  要怎麼樣才能扳回一城呢?
  帶點憐惜意味的吻著那泛出絲絲血漬的牙印,腦裡千百個念頭轉著。
  這是他的勁敵先下的戰帖,出糗了當然還是要給點對方顏色瞧瞧。

  在半喪失理智的情況下,他勾起嘴角。


  「--諾,我疼你。」沙啞的、緩慢的,一字一句。


  看到那雙如寶石般的眼驀然瞠大、感覺到身下人剎那停滯的動作,周防尊就知道他徹底的勝了。
  還是大獲全勝。
  

  只見宗像禮司低不可聞地嗚咽一聲、四肢瘋狂地纏了上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