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0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尊禮】王 --宗像禮司

    「淡島,麻煩幫我倒杯茶水。」
  「室長、這種工作你自己就可以......」

  宗像禮司輕咳了一聲、自批改文件中抬起頭淡淡掃了自己女性下屬一眼。
  對方像是驀然瞭然些什麼,帶著有些責備和不妥眼神看著自己。

  「......茶水馬上就來。」



  看著對方高挑優雅的背影離去,他垂下眼簾、緩緩吐出一口氣,把手邊的公文暫時堆到一邊,整個人往辦公室椅背上一倒。
  腰很酸,下半身某個地方更是難以言喻的疼痛。
  把重心完全倚到椅背上、使腰部的負荷不再那麼重,這才稍稍紓緩腰部的不適感。

  宗像禮司真的覺得很不妙。
  非常不妙。
  從下半身不斷傳來的隱約痛感像是不停告訴他他昨晚到底有多麼放縱。

  他和周防都不是那種容易縱情、無視公事的人,況且他們也沒有縱情的必要,會約出來只不過是屬於一個成熟男性會有的生理上需求。
  通常完事後他們就各自移到床的兩邊沉沉睡去,早上誰先醒誰就先走,一夜過後又是兩個獨握力量的王者、誰也不干涉誰。
  簡單、明瞭、迅速而不拖泥帶水,這一直是他們的共識。
  力氣是要耗費於戰場上,而不是浪費在床上。  

  明明規則是如此清楚,為什麼現在還會這樣呢?
  他忍不住稍稍納悶。


  此時腦裡卻不合時宜的閃過男人低沉的聲音。
  

  「--諾,我疼你。
  沙啞的、自喉頭深處傳出來的震動,每個音節所帶出來的吐息猶繞在耳。



  可惡。



  一拳重重落在辦公桌上,宗像禮司忍不住將劉海往上撥開、希望藉此降低臉上的熱度,還有內心底那股一直沒有消退的躁動感。
  左肩上的牙印隱隱作痛。
  直到今天早上他起來看的時候才發現那裡竟被人咬出血來、周圍更是成了整遍青青紫紫的瘀血--宛如被一頭兇猛的野獸狠狠咬了一口、那樣子怵目驚心。
  當時他只覺得一陣劇痛從左肩炸開,但在那種情況下無論是任何人都不會有多餘心思去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那時候他心裡只有如何在幾乎沒頂的快感和殘存理智的間隙中找到抨擊的機會。

  沒錯,是他先挑臖的。

  他看不慣那個野人露出認真又猙獰的表情在他身上馳騁--他憑什麼?
  為什麼是他從來沒有打算安分守己的完成一個王應有的任務,為什麼他從來沒打算聽進自己好心的勸告,為什麼事事都要與自己相抗衡,為什麼這樣子令人會打從心底厭惡的男人在極致的快感當中露出的表情卻可以......這麼吸引人。
  他不能忍受、更不能放任自己沉溺在如此噁心的事實當中,所以他出言反擊。

  「王,疼我。

  他拔劍直指對方的咽喉。
  他確實以為這樣子就勝利了,赤色的王在那一瞬間出現了致命的弱點,大剌剌、毫不掩飾,不管是在體內又硬了幾分的碩大還是貼在耳邊突然暫停的呼吸都再再指出他的動搖。
  接踵而來便是狂風暴雨般的侵略、幾乎讓他招架不住。
  他以為這場床上的戰爭就這樣結束了,先喪失理智的那一方最後都只有兵敗如山倒的份。

  但是他怎樣都沒有想到在半喪失理智的情況下對方還有辦法回擊。

  宗像禮司生平第一次體會什麼叫「潰不成軍」。
  從心底洶湧而起、幾乎要貫穿全身的劇烈快感,他喜愛周防尊的順從,卻沒有想到那事事忤逆他的男人竟直白的接下他話語、回答一句好,沒有半點猶豫。
    
  指著咽喉的劍被人用力挑了開來,劇烈的力道讓他忍不住鬆手、犯下讓武器離手的致命失誤--自己的武器落到了敵人手上,成為擊垮自己的兇器。
  怎麼都不該如此。

  最後他的印象只停留在那短暫幾秒的空白、他自己脫序的行為還有之後片段的呻吟,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醒來的時候也不是如同往常一樣背對著另外一邊的床位,而是倒在不屬於自己的枕頭那邊、身上蓋著刻意被人蓋好的棉被,手裡抓著一件白色T恤。
  身旁早就已經沒有人,但是從凌亂的床單還有仍殘留在上面的餘溫來看人才離開沒有多久。
  --從床上坐起走到浴室的過程幾乎耗費他二十分鐘。

  宗像禮司在那一刻真的覺得身為一個青之王、他嚴重被人羞辱了。




  用右手支著額、緩緩揉著太陽穴,又是不重不輕的吁出一口氣。
  輕輕的敲門聲響起。
  「請進。」
  只見淡島世理推開門走了進來,一手端著茶杯、一手.......拿著靠腰墊。

  「......」
  宗像禮司面無表情的看著他的下屬恭謹地把茶杯放到他面前,然後將墊子遞給他。

  「我想你會需要的、室長。」他的女性下屬如是說著,「至於下午到吠舞羅巡訪的事情,也暫時延後吧?」
  那雙靈動的栗色眸子只是望了望他,然後合宜的垂下視線、露出拘謹的樣子。
  「偶爾發洩是件好事,我相信下屬們不會太介意的。」


  「室長,我是伏見。」
  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然後還不等應門、來人就推開大門疾步走了進來。
  「請問下午什麼時候要出發去吠舞羅?」

  

  「......」
  「......好吧,伏見除外。」
  淡島世理忍著笑的聲音在驀然沉默的辦公室裡格外大聲。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