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17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尊禮】隨筆(一)

  周防尊自熾熱的夢中驚醒。



 
  「作惡夢了嗎?」
  即使在深夜身上依然穿著整齊制服的男人居高臨下的望著他,身上的配劍靠在欄杆外。

  「......似乎是啊。」
 
  望著牢籠簡陋的天花板、深深吸一口氣,感覺冰冷的空氣充斥肺部、壓下心中欲炸裂的躁動。
  室內飄著淡淡的尼古丁味,不知是睡前他最後抽的那根菸遺留到現在的味道、還是看起來才進來不久的男人偷偷在他睡著期間抽了一根菸。
 
  但不管是哪一種,煙味混著對方身上特有的古龍水味、都像是鎮定劑一樣緩下了從太陽穴傳來的突突跳動感。  

 
  「怎麼會進來?」
  習慣性地躺在床上用手枕著後腦杓、微微側過身看著站在他床邊的人。

  高挑頎長的身形、一條皮帶完整的勾勒出訓練有素的身材和毫無贅肉的腰部,曾經多少有耳聞青之王頗受女性歡迎,現在仔細一看也不是沒有原因。
  至少光這樣的軀體就足以讓人惦記。
 
  「只是在巡邏時聽到某人呻吟的很大聲而已,」男人冷冷的撇了他一眼、抬手推了下鏡架,「進來看看是不是出了什麼異狀。」
 
  「啊啊、是嗎。」漫不經心的應答著。

  隨著時間流逝、剛才好不容易壓下的躁動感又再度起來,力量在體內亂竄、肌肉不能克制的顫抖,胸口好像有把火在燒。
  好想破壞些什麼。
  感覺上只要放出一點力量、就算只是些微,都能夠好上許多。

  周防尊不動聲色的握緊了拳頭。
  他很清楚、這是力量爆走的前兆。
  汗水佈滿了後背、猶如有火焰在身後烤著般煎熬,這就是王者力量的反噬。

  即使如此,他依然只是躺在那堅硬、讓人渾身不舒服的行軍床上、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
  也不知道是出一種孩子般的賭氣、還是只是不想在人前示弱,又或者只是身為一個王者的本能讓他把所有的痛苦往體內最深處按去。
 
  驀然,衣物摩娑的聲音響起,金屬釦撞擊水泥牆壁的清脆聲音在深夜裡格外明顯。
  轉頭看著那個一身青的男人抿著唇不發一語、挨著牆壁坐了下來,不像往常總是挺直了背脊,而是有點放鬆又有點不拘禮節的盤腿而坐。
 
  「......怎麼了?」
  喉頭上下滾動一下,剛才張開嘴地一個發出來的音差點是痛苦的呻吟而非問句。
 
  不行,再怎樣都不能是這邊。
  時候還未到。
 
  他仔細停醒自己,感覺一滴汗水自額頭淌下。
 
  靠著牆壁闔著雙眼的男人沒有回話,纖長的睫毛在從窗外透進來的微弱燈光下格外明顯、在那白皙的臉上落下一排陰影,唇線一直都猶如記憶中那樣苛薄、最多也只是因諷刺而彎起,鮮少真心的微笑。

  良久,才有了一個回覆。
 
  「--有我在,你比較好睡吧?」
  「嗯?」
  「我說,我在這、你比較好睡對吧。」

  一開始的問句到第二次重覆時已經變成了肯定句,充滿自信地。
  青之王從來沒有被否定的機會,只有他否定別人的份、沒有別人反駁他的份。      
 
  「放心吧,一旦你力量開始騷動,我第一個就先砍了你,一刀解決、絕不手軟,送你好走。」

 
  閉著眼的男人似笑非笑的勾起了唇角,在黑暗中分辨不太出來到底是真還是假。
  後者的機率比較高吧?

  周防尊哼了一口氣,不知道是在自嘲還是在諷刺剛才說話的人。
 
  不過確實,有他在、放心很多。
  --至少,造成的危害不會太大。


 
  「真是溫柔啊、宗像。」
  「你現在會自願待在這裡不也相同嗎,周防?」
 
  然後他聽見了笑聲,低沉的。
  很輕、很輕。


 
  「......晚安。」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