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7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八伏】The Betrayer

  伏見猿比古是個背叛者。
  真的是這樣嗎?



  他當時好像知道又不知道,只是很偶爾、很偶爾會想逃離從那個人身上散發出源源不覺、窒息般的氛圍,那是一種密不透風、宛如溺水般的感覺。

  伏見很依賴他。
  這並不是推測語氣,而是肯定句。
  不是那種物質上的依賴、而是心靈上的絕對需求。
  雖然總是被人說遲鈍,但針對這一點,他非常有自信憑他八咫鳥的直覺絕對不會出錯。
  
  他並不討厭這樣的關係、甚至可以說是喜歡。
  他喜愛被人依賴著的感覺,不是身為人群的首領、不是被人叫一聲疏遠的「八田先生」不是被傳為「八咫鳥」,也不是被喊著「八田」、更不是被喊著可愛的「八田醬」,就只是簡簡單單被人需要著,雖然總是被使喚被耍弄、個性上也不見得多合得來,但只要為那充滿渴望的口吻喊一聲「美咲」,他就覺得心中有一部份脹地發疼,那是一種驚人的滿足感。
  所以當時他就下定決心要永遠站在那個人的背後、保護他最脆弱的部份。
  正面的攻擊就由那傢伙自己擋下--對方夠強也有那個本事、他在清楚也不過--那麼來自背後的暗箭就由他替他一一擋下,守著他們兩個背對背、密不可分的關係。
  互相扶持也各取所需,這是他最開始認為的。
  但是隨著時間流逝,好像有什麼也慢慢變質著。
  年紀漸長、能力漸強,他身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和他稱兄道弟的朋友也慢慢成長;多年前還未成熟的赤之王也越來越有王者風範、讓他越來越嚮往。

  當世界在他面前敞開,他怎麼甘願待在那個小角落。

  但他自認為他自始至終都將他看不見的背後放心地交付給那個人守著。
 


  「八田,你最近有和伏見好好聊聊嗎?
  一如往常帶著親和力強的微笑,說話的人輕輕放下手中的玻璃杯。
  「欸?」 雖然突然被對方搭話嚇到,但他還記得他當時很明確的回答:
  「應該有吧。
 
  在當時他的認知中,「好好聊聊」似乎也就是會普通的講講話、見面會打聲招呼的程度而已,他一直覺的他們的默契使他們不用過多的言語也能知道彼此下一步動作。

  「啊啊、那就好,我還以為你們吵架了呢。
  若有所思的眨眨眼,對方像是放鬆般吁出一口氣,然後笑笑的揉揉他的頭頂、腳步輕盈的離開了。
  



  他當時是有些忡愣,不懂他們哪裡給人「吵架」的感覺,但現在回頭想想,從那個時候其實很多事情都隱隱有了徵兆,不管是那人越容易大變的情緒(雖然本來就很善變)還是對方失眠的情況越來越重,幾乎沒有她抱著他就無法入睡,身邊的窒息感一天比一天濃厚。
  一個禮拜後,他就在那個陰沉沉像是愈落淚的天氣下被人叫到了外頭,親眼看著他最信任的人用那樣沉重又疼痛的方式毀掉他們關係的象徵。
  還一臉愉悅、絲毫不知悔改。
  他爆跳、他憤怒,但是仍然挽救不回什麼。
  從此一刀兩斷。



  是他的錯嗎?
  他曾經多次面對著夜晚捫心自問。
  心中隱隱約約是知道答案的,但他寧願忽略那不知名的罪惡感、選擇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是那人先離開的。
  是那人先回過身砍了他一刀的。
  他什麼也沒有做錯。
  八田美咲不會永遠屬於某個人,他只屬於他自己。
  他什麼也沒有做錯,他只是......遲遲沒有把這點說清楚而已。
  先起身、分開兩人緊貼背部的絕對不會是他。

  「背叛」者從頭到尾都只有伏見猿比古而已。
  僅此而已。

  
  八田美咲戴上耳機、將世界的喧鬧隔絕在音樂之外。
  手裡燃起熊熊火焰,看著照片裡曾經年幼的他們在豔紅中化為灰燼、直至什麼都不剩。
  
Fin.









----以下為我流八伏解釋-八田美咲ver.----
 
  我覺得八田並不是像普遍人所想的笨腦袋。
  他意識到伏見對他的依賴,並且最後選擇接受。

  伏見追隨著他的眼神對他而言算是莫大的滿足,他是赤組裡個頭最矮、同時也是最容易被當小孩子的一個,他喜歡著被眾人寵溺的滋味也同時想要獲得重視(尤其是尊)
  他一開始是不屑伏見這種人--陰沉、不愛與人交際、永遠語帶諷刺--大概只是因為同情心氾濫(你們懂)所以才跑去和他講話;但是他卻發現這不起眼的小子一來很強,二來是伏見給予八田的關注還有可以說是過剩的陪伴滿足了他想要被人重視的渴望。
  伏見渴望能獨佔一個人的全部,八田渴望能被一個人完整的關注。
  簡單來講就是破鍋配爛蓋、他們就這樣一拍即合。
  不是那種朋友個性上合得來的相處融洽,而是本身就帶著不穩定因子還有不同意圖而在一起的兩個人,或許常常爭鬥、或許都曾想離開對方,卻因為這種強烈的渴望和羈絆而最後都走回了一塊兒。
  一切都看似非常穩定,但是他們不知道地基沒有打好的房子建築不了高樓。
  八田的世界打開了。
  隨著能力的增強還有認識的人增多增廣,能力本來就頗強的八田和外向的個性使他受到了注目、博得八咫鳥之稱。
  這使他們之間出現了落差。
  伏見的世界本來就是廣大的,但他寧願把自己侷限在那樣一個角落;八田的世界本是小而有限的,一旦獲得解放的機會、他就會離開。
  伏見需要的是八田美咲整個人,然而八田需要的卻不是伏見猿比古一個人的關心。

  但八田本人卻把伏見的依賴視為和他自己一樣、並非特定人物,所以當他放心走出去的時候始終沒發現他自己和伏見的差異。
  八田的渴望幾乎要被滿足,卻只在伏見心裡留下更大的坑,這造就他們之後的分別。

  一直到伏見離開,八田才慢半拍的了解一點伏見的感覺,但是這時候已經什麼都來不及了。
  對於八田那樣容易心軟的人而言這件事給他帶來了愧疚感,他本人不想承認這樣的感覺,所以最後決定用不停告訴自己「伏見才是背叛者」的方式把那股罪惡感洗掉。
  這也是他為什麼一看到伏見就沉下臉色、並一定要和他來幹一架的緣故--他不想面對。

  那在這點我稍微在多加詳述一點他們個性上的差異。

  我上面雖然講說八田不是真的那樣笨腦袋,但是他還是一根腸子通到底的直腦袋、順從自己的渴望,和伏見在一起使他快樂,光這一點就已經夠了、他從來不會去細想為什麼和伏見在一起他會快樂。
  反之,伏見這腦袋彎彎曲曲、思慮不知道折了幾百摺的傢伙最愛的是不是觀察他人就是審視就自己的心態(然後忽略他不想承認的部份、超級俗辣),他否認他依賴八田美咲、甚至抗拒接受八田這種觀念,但是他同時也知道他自己某種方面來說離不開八田,所以他決定不要再繼續為無法獨佔八田這點痛苦,同時用他一直以來的信念--變強--作為藉口(雖然本人不認為這是藉口)離開了赤組。

  不過伏見猿比古ver.請容許我到下次再解釋吧(ry

  感謝把這篇好長的我流八伏看完的你(?


吸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