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7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八伏】貪得無饜。

  男人啊......總是如此。



  張開眼注視著蜷曲在他身邊、宛如嬰孩般將雙手握拳縮在頰旁睡得一臉香甜的男人,忍不住伸手把玩著對方如同火焰色澤的橘紅色短髮、感受從手心傳來騷癢般的觸感。
  自股間傳來異樣的黏膩感讓他不是很舒服地皺了皺眉頭、不過也不為所動,蒼鶯般的灰藍色雙眼只是瞬也不瞬的盯著那張睡顏,似乎希望能藉由這樣的動作將那容顏牢牢刻在心版上、一輩子抹也抹不掉。

  他還記得這張稚嫩的臉昨晚是如何因強烈的情慾而扭曲,自額上滑落的汗水一滴滴落在他身上,灸熱的似乎能把他燒穿一個洞;自他們第一次上床只能堅持個三十分鐘,到現在可以整夜抓著他操到他快從腰部斷成兩截,真不知道說進步神速還是男人本性如此。
  雖然人常說事後菸總是上人的那一個才會做的事,但作為被進入方,他現在倒十足想抽上一根。
  斜眼看著枕邊人看起來總像十二歲不曾長大的娃娃臉,他忍不住諷刺的勾起嘴角。

  --什麼時候那只要被他摸一摸就要臉紅的小童貞也懂得發洩慾望的美好了,呵?

  懂得把他強壓在門板上接吻、吻到他喘不過氣;懂得要輕啃、吮吻哪裡可以讓他不自覺呻吟;懂得惡意的在他體內屈申手指卻一手抓著他的慾望不讓他射;懂得連續無間斷地刺激他的敏感點、讓他只能浪叫著,連一聲「Misaki」也說不出口;懂得一次又一次的要他,直到兩人筋疲力盡。

  貪得無饜。

  但他喜歡。

  只有在打架和做愛的時候對方眼裡才會只有他,只有他、沒有別人。
  不會有那些礙事的「弟兄們」,不會有那目中無人的周防尊,不會有受眾人愛戴的十束多多良,不會有這世界的任何倒影,全部都只有他一個人。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這種獨佔的心態。
  從一開始的抗拒、厭惡,到後來漸漸習慣這個人的存在,就像名為misaki的毒慢慢滲透進他心中,等到發現時才知道為時已晚、早早就上了癮,每當毒癮發作時椎心刺骨的痛像千百萬支銀針密密麻麻的刺進他心中。
  渴望獨占這個人,想到連心都要痛了。
  外頭的人總將這只有滿腔熱血的男人傳為「八咫鳥」,但那些人永遠都不知道吧?有個獵人正從一旁虎視眈眈的望著這隻鳥,只待有朝一日能將牠從枝頭射下,折斷他的翅膀、收集他掉落的羽毛,將牠一輩子關在自己設計、精緻而華美的鳥籠裡。
  一輩子只屬於他。
  

  突然身旁人濃密的眼睫震了震,一雙眼仍帶著強烈睡意、半睜半閉的露出一條縫。
  

  「醒啦?misaki。」用左手支起頭、慵懶的倚在枕頭上望著對方睡眼惺忪的模樣,他勾起一抹笑,「昨晚睡的好嗎?」
  「......這種話不是應該要由我來講比較對嗎?」
  大概是花了一點時間清醒,過了好幾秒後才換來對方有些有氣無力的咕噥。
  「是你體力太差。」
  精準的指出對方的弱點,卻又有些挑逗似的攬上對方頸項,伏見猿比古很知道什麼叫靈活運用糖果和鞭子--運用得當,想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
  「你說什麼.....!臭猴子信不信下次我操死你.......啊。」
  原本已經明顯要炸毛的句子卻終結在一個小小的驚呼聲。
  「下雪了,」那雙眼睛睜的大大地,褐色的眼映照著室內昏黃的燈光倒像是能燦出一把火,如今這雙眼正直直望著他身後的窗戶,是說今天是聖誕節來著?出雲哥前幾天好像有提過。」

  對方提到草薙出雲瞬間變輕快的語調讓他不悅的皺起眉頭。

  「......誰知道呢?」
  惡質的揚起笑、一個翻身跨坐到對方身上,不意外地聽到一聲悶哼。
  「猴子、你做什麼!快給我下來......!」

  從對方氣急敗壞的語調和自身下感受到那再度蠢蠢欲動的欲望,伏見猿比古知道八田美咲又有感覺了。



  「--我好冷。」
  用冰冷的指尖撫上對方溫熱的臉頰,伏見猿比古垂下眼簾、將一切心思埋回心底深處。
  「--抱我、misaki。」



  最後再度被人壓回身下,他只覺得頗滿意、富有成就感,然後扯出一抹連他自己都不懂的微笑。



  男人啊.....總是貪得無饜。
  他何嘗也不是如此。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