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17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尊禮】Gift


   「你信上帝嗎?」


  在寒冷的聖誕夜、一個人下班後獨自漫步在已經淺積著雪的人行道上,在坐落在城市中央的諾大廣場前被一個微笑的女孩攔下,聽起來似乎有些浪漫。
  對方是個很可愛的典型女性,俏麗的短髮和靈動的雙眼,被凍地紅通通的臉頰像顆蘋果、在聖誕節的五彩燈光下笑的燦爛,穿著聖誕老人裝、手裡朝他遞出的不是枯燥乏味的傳單,而是一個小而精緻的透明十字架,上頭還繫著一條繩子。
  雖然看的出來只是廉價的塑膠產品、繩子也是易斷的細紅線,但整體的感覺卻很不錯,看上去倒有幾分玻璃十字架的味道在--現代人不管是推銷還是傳教,真是越來越懂如何擄獲人心了。

  「不好意思,我本身是無信仰論者。」

  彎起嘴角當作是禮貌上的回應,有些模稜兩可的回答是最為恰當的,不會給人冒犯的感覺、但也不會輕易的就讓人勾撘上,不近不遠、要全身而退也非難事。
  好似無意地輕輕拉了一下提在右手的公事包--這樣看似無意的小舉動卻可以代表很多意義,例如我在趕時間、例如我要回家,又例如東西很重,不管是哪一種都是一種暗示性的舉動,可以隱諱地傳達自己的意圖。
  對方好像看懂他拒絕的意思,大概是這樣的人遇多了也不是顯得很在意,女孩只是笑笑的舉起握著十字架的右手、然後朝他開口:
  「那可以請先生把您空著的左手借給我嗎?」

  甜美的笑容,大概可以打個75分。
  不是很專心的看著對方,口裡吁出一口氣、看著熱氣瞬間在寒夜裡化為陣陣白霧,他並沒有多加注意、想說能這樣子就脫離糾纏也不錯,下意識的就將空著的左手伸給了對方。

  一個被握地溫熱的東西塞到他的手裡。

  女孩虔誠的用雙手握住他的左手,而他掌心裡是剛才看到的廉價十字架。
  「May God bless you ,sir.」
  說完便放開了他的手。
  「這就當作禮物送給您、祝您聖誕節快樂。」
  離別的笑容倒是比前一個笑更好看,加分到85分。

  低頭看了看掌心裡的迷你十字架,在這樣的寒夜裡確實感受到了幾分人情溫暖,他也不怎麼能克制的淺笑了起來,想說要是這種場景給自己下屬看到了不知道會嚇昏幾個人--青之王竟然就這樣給女孩子握住手還說什麼「願上帝保佑你」,連他自己都覺得這景象稀奇的不得了。

  又是一陣冷風襲來,饒是穿著十分厚的保暖大衣也讓他忍不住抖了抖。
  --或許人有的時候是需要一點陪伴,像是節慶或者是失意的時候。
  隨意將十字架收進口袋裡,他改變了行進方向。
  --只是突然想念起酒吧的喧嘩和空氣中的菸味罷了。

*  

  大剌剌地推開大門直直走了進去。
  不意外地、原本喧鬧的酒吧一瞬間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他鞋跟敲擊在木製地板上的聲音。
    
  「..............呦、稀客。」站台的店主笑了笑,看起來雲淡風輕但是他怎麼可能感受不到其中的警戒之意,「青之王親臨這不起眼的小地方真是我們榮幸。」
  「不客氣。」摸上高椅的後背,他只是笑笑的將大依脫下掛在椅背上,「只是有個地方錯了,不是青之王、是宗像禮司。」
  「這兩個有什麼差別嗎.......?」
  從一旁傳來不滿的咕噥,聽起來有幾分像是自己下屬頗在意的那滑板小子。
  或許有人不懂,但是他相信不管是眼前正擦著酒杯的男人、還是一直都在一旁叼著煙默不作聲盯著他看的男人心裡都很清楚他在講些什麼。
  草薙出雲朝一旁擺擺手,原本緊盯著他的人也紛紛轉回頭、繼續他們原先正在做的事情,只有一個人不同。


  他看著對方迎面朝他走來。


  「有何貴幹。」
  那雙赤紅色的雙眼望了過來。
  或許少女的眼是漂亮的淺栗色,但宗像禮司打從心底覺得或許這人個性放蕩或許頑固不知變通,但那一雙眼睛真的是無與倫比的美麗,像是上等的紅寶石、其中還埋藏著生生不息的火炎。
  「只是來送禮罷了。」
  沒在意其他人的眼光,他迅速的從口袋裡掏出那東西、朝對方扔過去。

  看著透明的十字架穩穩落在對方掌心裡,宗像禮司打從心底覺得他一點都不適合當那種傳教人士。

  「我不信教。」對方皺起眉頭。
  「我也不信,」宗向笑了笑,「但還是請神祇多多照顧你這命短的人而已。

  「--聖誕節快樂啊、周防。」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