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107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尊禮】「ねぇ。」歌詞衍生

   那個房間,時間從三年前就已經停止流轉。

 

   夜風從微微掩著窗口鑽進來,吹亂了被洗得發白的窗簾。床上的被褥有些凌亂,像是房間的主人才離開不久,只是一如往常的半夜偷摸下樓、去找杯酒來喝,乾淨的桌面上還擺著一張發票,小小的字樣寫著菸的品牌還有價格。
  整個房間靜悄悄的,除了偶爾呼嘯的風聲之外什麼也沒有,屬於夜晚的寒氣霸佔了屋子,趕走原本居住在這裡的人身上的暖意,徒留寒冬似的冷冽。
  此時,昏暗的房間裡有個東西亮了亮。

  在簡單甚至可以說是貧瘠的屋子裡的一台電話機響了。

  慘綠色的螢光幕在黑暗中微微發著光,底下顯示著幾條相同的電話號碼。
  無人回應的鈴響最後轉到了答錄機。

  「這裡是吠舞羅King的答錄機☆!啊啊……因為他不會錄音所以就我來了。如果沒接就代表他現在不是在睡覺、就是又跑出門啦,請稍後再撥或在『嗶』聲後留言。」

  少年的聲音回盪在空蕩蕩的房間裡,格外響亮,帶了點青春、帶了點調皮,像是一切都還停留在那個時間不曾改變過。
  提示錄音結束電話又是響了幾聲,最終仍變成一聲制式且冰冷的……

  嗶──

  螢綠的螢幕閃了閃,上面出現REC的字樣。
  在空蕩無人的房間裡,只能聽聞電話那一頭的人淺淺吸了一口氣。
 

  「吶。」
  「已經這麼晚了……真對不住啊。」
 
  像是在猶豫什麼又像是在嘲笑什麼,電話那端沉默了一下。

  「吶……」
  「──我有些話,想要跟你說。」

  這已經是最後一通電話。


  

 

 

  吶、不知你是否還依稀記得呢
  即使是無趣至極的話題 你總是願意側耳傾聽


  「啊……從那時候起已經過了五年了呢。」
  「哼、如果你還在,可能會笑我什麼時候也開始在意時間吧。那張令人討厭的臉倒是意外的生動。」
  講話的聲音頓了頓。
  「……但會撥這通電話,代表我應該沒有更多的五年能夠在這時間打來了。」
  「少了個嘮叨的人,你應該會開心一點。」

  
  看哪
  春風吹拂而過,降下了雨露
  而之後渡過盛夏秋意再來訪,季節變遷輪轉著哪

 

  「時間過的真快啊,從那年冬天到現在已經又過了五個春夏秋冬。」
  「啊、不曉得草薙有沒有跟你提過?」
  「從你把爛攤子丟給我那天開始,隔年春天都在下雨……不是火焰嗎你,怎麼就這麼給澆熄了?沒出息。」
  「……呵,現在想想、我好像也沒什麼資格說你,失禮了。」


 
 因為有你在身邊 我的心中綻放著花兒


  「人老了記憶力果然不好啊,是你曾經說我像朵花的嗎?」
  「前些陣子被醒過來的白銀之王給這樣笑了,說我像朵『枯萎的花』,大概粗俗也會傳染的吧。」
  「不過……我這朵殘缺的花似乎真的要走到凋謝這一天了。」


  以思念連繫著 一直一直下去
  為了不讓你無聲無息地 消失在某處
  只要你願意再次 露出笑容
  只要如此而已 那就足夠了

 

  「前些陣子提的失眠有點惡化了,老是看見我手上沾滿你那一身溫熱的血和當時你那臉輕鬆愜意的笑,很讓人厭惡。」
  「……周防,老實說,我倒是除了你額前那兩根觸鬚似的東西之外沒怎麼記得你長相,」電話那頭的人低聲的笑了起來,很乾、帶了點不易察覺的苦澀,「別笑我。但我總覺得如果哪天我真的把你忘了,大概就會連同我自己的名字都記不得。」
  「好像忘了……就沒了你這討人厭的存在。」
  「腦裡最清楚的畫面也只剩下你那把所有事情都拋給我後解脫的笑,說什麼『什麼都別再說了』,倒是說說看你欠我這一大筆人情怎麼還?」

   「就算你活著跑回來再衝著我笑一次也還不起。」

  

  吶、到了明天總有種
  「啊啊……會見不到你」的感覺呢
 

  「──我的威斯曼偏差值出問題了。」
  「但,這是我預料內的事情。」
  「……你那邊過來的人倒是挺好的,」講話的聲音漸漸變成低語,帶了點恐怕連本人都沒察覺的柔軟,「他沒有放太多感情在這裡,是很適合的人選。如果把刺殺青王的使命交給淡島……只怕她辦不到。」 

  「迦具都事件不需要第二起。」

  

  回想起那溫柔的笑容、輕閉上雙眼
  但是無論如何就是無法入睡,而仰望起了星空
 

  「若要說什麼有遺憾的,大概就只是再也不能半夜打過來了吧。」


 
  假若沒有與你相遇的話 就不會感到如此心痛了


  「……有時候會想,是不是忘了比較好?」
  「從前干擾我辦公、專門四處惹麻煩,死都還要找我幫忙,現在連讓我好好睡一覺都不放過嗎?」



  總有一天那雙手、那份暖意都會消逝而去,到我抵達不了的地方去吧?
  願兩人能在迴轉惑星的一角
  呼吸著,彼此不會分開


  
「……」
  電話那端剩下短淺的呼吸聲,像在壓抑什麼。
  最後輕輕一笑。
  「雖然是無神論者,但我們大概會在地獄見面吧?」

  「──純白色的天堂,都不適合雙手沾了血腥的王。」


  無論是快樂的事情還是悲傷的事情
  記憶都有如昨日般鮮明
  不論是誰有什麼樣的意見
  這都是只屬於我的寶物

 
  「啊啊……那時候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像是見到面是鐵定要先朝你臉上呼一拳,雖然標榜不動粗,但是我想這口氣我鱉五年也憋的夠久了。」
  「之後還要再去喝上一杯,想必地獄的酒會特別烈,我們再來比比誰先醉。別忘上一回是我請你喝的酒、這次換你回請我,這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
  「你之前忘在我房間的打火機我還沒還你、我會記得帶下去給你,現在我抽的煙比較濃,不曉得是不是你喜歡的那種,不過倒是挺合我口味。」
  「啊,還要再去一次桑拿,上次那結果很不讓人滿意啊、周防。不過這次就好好享受一下溫泉吧,我已經很久沒放鬆了。」
  「還有很多……很多……」

  嗓音帶著沙啞。


  以思念連繫著 一直一直下去
  為了不讓你無聲無息地 消失在某處
  只要你願意再次 露出笑容
  只要如此


  「……然後,難得來一次不吵架的聊天吧。」
  「至少你還欠我一個笑容。」


  牽起了 這雙手
  與我、連繫在一起
  

  「到時候你想跑、也跑不掉了。」
  
「死都不放手。」
   語音到了盡頭。

 




  「吶。」

   我想你都聽的到吧。

   「……謝謝你。」

   認識你,對宗像禮司來講是很愉快的。

 
  「對不起啊。」

 
  我等大義──我的理念──不容陰霾。
  想必你會懂。

  「──晚安。」

  晚安,周防。


Fin.

(對不起我自己打到淚流滿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