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世界

關於部落格
以管窺天,或許不足,但是這是我眼裡世界的樣子。
  • 10930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出+多】Wings

   有人曾經這麼跟他說:「草薙桑你啊……和十束先生併一雙就是尊哥的翅膀了。」

 

  若論他生活的重心,那他會毫不猶豫的回答周防尊,還有他那心心念念、宛若情人般美麗的酒吧吧台。但若論他這一生中看似最可有可無卻像是空氣之於人般那樣子理所當然的存在,大概就只能給五個字叫十束多多良。  

  草薙出雲不是一個善於感傷的人。

  每一個王都有著自己的氏族,草薙出雲之於吠五羅就如同那和他們對立的Scepter裡淡島世理之於整個青色組織,但是吠五羅的眾人總是會在此時笑著多說一句「不、才不一樣,因為我們還有十先生不是嗎」,話裡倒是有幾分驕傲。但是這句話很快隨著十束多多良的隕落而成為了禁語一樣的存在。

  十束對草薙來講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從以前還在學生時期就跟在他們屁股後面跑的例子來講好了,與其說像自己家的弟弟、倒不如說是專門把麻煩往自己身上攬的隔壁鄰居小鬼,等到別人來砸門窗要燒房子的時候卻總是砸到他們家來。做事天不怕地不怕,總擺著一張傻呼呼的笑臉、臉上寫著兩個大字叫「和平」,重點是,不是給人帶來和平、而是只有他自己遇上什麼事都表現地很和平。成天「King」啊、「草薙前輩」的叫個不停,那時候看那張稚嫩的臉總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等到年紀大了一點、看待人事物的角度又多了幾分,他才發現十束這個人到底為什麼能笑的如此沒有心機、為什麼對誰都能看的如此透徹,為什麼對於人類情感的活動可以掌握的恰到好處。

  那是因為十束多多良有著強大無比的信念,如同一個堅定不移的信仰,而這個信仰早在數年前他們都還青澀的時候就已經打下了深深的基礎,從此無人能撼動。

  ──那就是周防尊,他們的王。

  他自認為對於尊他已經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信任,相識這麼多年、跟在他身旁走了這麼久,雖然做不到拜把交但也可以稱的上是熟稔,所以他看著周防在十七歲那年從一個普通人到一個力量遠遠超過他的赤王時,也只有敬、而沒有畏之意。但是十束不一樣,他好似早在周防尊還沒有成為赤王前就已經預料到他會變成現在這樣,那一聲「King」自始自終所含的成分都不曾改變、飽含了百分百的信賴和扶持。那是他永遠也學不來的部份。

  十束酒量不好、但是喜歡小酌,更喜歡拿著玻璃杯抓著他東南西北的聊天。猜測今天八田美咲會怒氣沖沖的衝出去幾次、他今天又織好了要給周防尊的圍巾但是估計很快就會被燒掉、安娜今天對他笑了兩次讓他心花朵朵開、哪個新人終於情況好一些適應了團體,大大小小的生活瑣事都可以是他的話題。

  從十束眼裡看出去的世界是閃亮而五彩繽紛的。

  每次擦著玻璃杯聽著對方滔滔不絕時他總會有這種錯覺,透過那張嘴,連一隻蝴蝶停在花上都可以說得和聽到蝴蝶跟他講話一樣神奇,帶著永遠聽不膩的奇妙邏輯,像是一首讓人忍不住一聽再聽的旋律。  

  如今這翅膀少了一隻,是否還能飛?

  他曾想過這個問題,卻發現思索後簡直愚蠢到了極點。他和十束多多良想必不是左翼和右翼,而是那一雙翅膀纖細的骨骼與輕盈的羽毛;構成那羽毛的不是「十束多多良」這個人,而是他本身所秉持的信念,但這股力量並不會隨著人的逝去而消失。

  他並不覺得十束的離開就代表著周防尊的折翼,也不代表他喪失了一個重要他人,而是他用生命交換了一些更重要的事情,像是赤組的團結力,像是周防尊保護力量的壯大,像是他身為唯一一把第二交椅時做的更果斷和清明的決定。

 

  草薙出雲笑了笑,放下手裡的酒杯,打開許久以前十束多多良還中熱於古董而帶回來、保養良好的留聲機,從抽屜裡翻找出先前他最愛聽的那首歌,將唱片放了上去。

  唱針一放下,沙啞而年代久遠、只有吉他伴人聲的旋律從留聲機傳了出來,緩慢而抒情,盤旋在不大的酒吧裡久久不去。 


  「……嘿,倒是像極了你還在的時候呢、十束。」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